摘要:
这是一本让你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地搜索这些歌曲来聆听的书,这是一部被终审编辑赞为一年来看到的文笔最好的稿子,这是一本让你迷恋这些人、这些歌又自我升华、提升气质的书。这是一本心灵休憩的最佳伴侣。
好书推荐 …

总觉得三毛也会来听这场演出

谢谢邀请。

这是一本让你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地搜索这些歌曲来聆听的书,这是一部被终审编辑赞为一年来看到的文笔最好的稿子,这是一本让你迷恋这些人、这些歌又自我升华、提升气质的书。这是一本心灵休憩的最佳伴侣。

前不久,齐豫与潘越云来到北京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二人共同回忆起了不少往事,也透露了此次演唱会的筹备前后。据悉,北京场将延续台北场的一个特别环节——由潘越云演唱《橄榄树》与齐豫演唱《在那遥远的地方》串联在一起。齐豫也表示与其他演唱会相比,“回声”可以说是一场“文学性”很浓的演唱会。“33年之后再唱这些歌的确很不一样,有一种增厚的感觉。可能是来自于我们对三毛的想念,再去寻找我们之前认识的或没有注意到的三毛。我们整个团队都是三毛的忠实读者,我们两人也会带来经过时间积淀的嗓音。”

感谢小伙伴们的阅读,以上就是我喜欢的三位歌手,那么大家喜欢听谁唱的歌呢,一起分享讨论吧~笔芯❤

图片 1

齐豫:我记得,当时在她家里看到什么东西都是民俗风,这个是埃及来的,那个是南美来的,木桌子,榻榻米,还有一个大车轮在后面,我们就在榻榻米上席地而坐听她讲故事,有的时候听到真的会很心疼会掉眼泪,有时候又哈哈大笑。当时的制作人王新莲、我跟三毛就比较活泼,我们三个讲话比较大喇喇,然后阿潘就比较安静,好像一个雕像一样坐在一边欣赏我们几个,就是很细致很端庄,然后三毛就说你像一幅画。

这几位的歌曲都非常的经典,如果要我选择我最喜欢的那就是邓丽君,徐小凤和齐豫这三位。

内容提要

这是一本让你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地搜索这些歌曲来聆听的书,这是一部被终审编辑赞为一年来看到的文笔最好的稿子,这是一本让你迷恋这些人、这些歌又自我升华、提升气质的书。这是一本心灵休憩的最佳伴侣。

齐豫:但后来你其实要唱《橄榄树》要唱《不要告别》,这都不是你原来的曲目,每天都要练,时间又很紧迫,所以我就想说我不要再为难你了,后来我们就找黄韵玲,救火部队。而且我的词也拖了很久,我是在飞秘鲁的飞机上就把这个词写出来,三毛也去过那儿,我就在秘鲁的飞机上有了灵感,突然就写出来了。

徐小凤的音乐也非常的经典,她以自己的女中音独特的唱腔征服了华语乐坛。徐小凤的歌曲很励志,听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前行的力量。现在听她的歌真的越听越觉得经典,曲调优美,歌词意境很现实,当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慢慢懂得歌中的深意,最喜欢徐小凤的《顺流逆流》这首歌曲,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在生活赶到困苦的时候,这首歌会使我心情平静,宁和,能让人找到生活得方向,在困难面前不低头。所谓顺流逆流都是人生常态,都得无条件接受,鼓起勇气面对才是人生精彩的一笔!徐小凤的唱腔更是增加了歌词的内涵,真的非常喜欢。

章节试读

我没去过台湾,我想跟你说说我婆婆去台湾的事,但是你可能不想听。那好,我们就直接说潘越云吧。潘越云是位台湾歌手,好像一直待在台湾,连香港歌坛都很少涉足。算起来,她唱了有30年了。我也断断续续,跟着听了20多年。她的声线是属于游移不定的那种,游移到她自己控制音准都有点困难。一般我会认为,这种声音有诗歌的特质,是才华的显现。这样的声音,唱戏人家肯定是不要的,唱美声也会被嘲笑。它不属于被规范的范畴,有点危险,只能任其自由地发展。流行歌手中不乏这样的声音,诸如比约克、山羊皮、黄家驹。有了这种声音,很难说幸或不幸,尤其是在潘越云所处的年代(现在是这种声音受宠的年代)。因为那个年代的歌曲,显然还是有点保守的,民歌的痕迹很重,配器也简单。那是个属于龙飘飘、凤飞飞、邓丽君、刘文正的年代。吐字发声和音调的掌握都要圆润丰满并且祥和对称。潘越云的歌声是不圆润的,如裂帛,撕开丝绸的感觉,并且从不走直线,总是倾斜而出,不指向你预测的位置,突然爆发上去,又很快滑下来,滑到很低,低到深不可测。听她唱歌,是一种危险的体验。被邓丽君训练出来的耳朵不是很好适应,如同坐木马和坐过山车的区别。但是她却让李泰祥、李宗盛这些才子们兴奋。那时期有两个人集中诠释了他们的作品,将台湾流行音乐带到了一个清丽脱俗的新方向。这就是潘越云和齐豫。齐豫像一只鸟,飞到了云霄;潘越云则如鱼儿,游到了深海。她们带我们去的地方,都不是常见的风景。邓丽君们,始终在人间。人间自然也好,如同心灵鸡汤和现实主义小说,但是,偶尔的夜里,面对遥远的星空,我们也需要诗篇。她们就是这样的诗篇,齐豫让我们忘记了俗世;潘越云像一根针,刺中了我们的心。这确实是声音的贡献。有时候,同样是一首人间的歌曲,别人唱得祥和,潘越云却会唱得更深刻。她就像一片乌云,漫过之处,就会下雨。很多人就是从听到她的那一刻起,爱上了苦。爱上这样的味道,如同爱上了一种缺点,品味就远离了大众;也如爱上榴莲的口味,上瘾。很奇怪,即便如此,有点另类,我却一直觉得,她的歌最能代表台湾。齐豫有点洋化,蔡琴身上有现代知性的气息。邓丽君呢,身上的台湾特点也不是很鲜明,有点日化。潘越云唱过很多闽南语歌,像《天顶的月娘》《桂花巷》,很明显的台湾小调的曲式,就连歌名,都唯美精致,富有闽地特色,接近我臆想中的古典的台湾。我婆婆一直想去台湾的理由,就是因为那里有保存完好的中国传统,从人的礼仪、饮食到文化气息。对于一个做了一辈子医学工作,并热爱时装、烹饪和书法的老太太,这些很有吸引力。我也毫无明确理由地一直认为,台湾对中华文化的传承是连贯的、温和的。在潘越云的闽南语歌里,你可以听到一种隐藏不住的温柔,这是一个中国女人的意蕴。她还唱过很多台湾电视剧的主题歌,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经历。如同刘欢之于大陆,罗文之于香港,是一种歌声地理的标签。在唱这些歌曲时,潘越云将声音放淡,淡下来,声音就好控制一些,哀愁也就跟着淡了,离中国式审美也就近了。还有她的长相,我觉得也很台湾。突出的前额,高高的颧骨,典型的南人面貌。初看虽然有点突兀,却并不摄人,因为眼神和气质中的自信都是含蓄、内敛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实习生 张馨心

邓丽君的音乐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有目共睹,她的音乐都是如此的经典。她的影响力在中国乐坛中必须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哪怕时至今日她的音乐都是独一无二的,听她的音乐会让人觉得越来越沉迷其中,有一种治愈心灵的效果。邓丽君的音乐特别具有生命力,她的嗓音就如同天籁一般,优美动听,歌词动人,唱出了女性的柔美和感性。只要她一开口就能让人陶醉在她那甜美的歌声中。她为我们歌唱着一首又一首深情又富有诗意的歌曲。每一首歌都称为经典,让人陶醉其中!

专业点评

这是一本充满个性化的私人音乐笔记,以诗歌般的敏感文字,记录了倾听音乐的各种感受。作者曾在电台担任音乐节目主持人7年,对爵士、摇滚、民谣、说唱、流行、古典等各种类型的音乐都有独到的理解。

齐豫:我也是,以前都不敢穿花的衣服,就喜欢素色的。后来就喜欢上这种吉卜赛女郎的感觉。我们去做衣服,一看哎印度的尼泊尔的,无论怎么挑怎么拿,都是属于那种比较古文化的,颜色也比较浓郁比较原始一些。三毛也说过,在台湾,只有3个女人适合穿波希米亚风格的大花裙,就是三毛、潘越云和齐豫。直到现在,我们的演唱会服装也是自己挑布料来设计。最后出来的效果,你是豪华版的波希米亚风,我是嬉皮版的波希米亚风。

而且相信持有相同观点的不止是我一个人,因为根据资料,虽然不少君迷吹嘘,邓丽君在1983年香港红磡连开6场创多项记录,总计观看人数超10万,可是红磡仅容纳1万2千人,扣除搭建舞台之后背面的无效座位,连开6场总人数仅约5万(6×9000=54000),竟被吹嘘成10万。要知道在香港,徐小凤可是连开43场红磡的人。而且在香港的奖项更是不如,年年评选的十大金曲,邓丽君仅仅在第一届入榜,而甄妮则有6首,连苏芮都有2首。

编辑推荐
1、透过作品你能看到音乐圈所有的“怪力乱神”,极大的开拓你的视野。从诺拉·琼斯到玛丽莲·曼森,从白光到汪峰,从奶茶的纯恋到同性的D,每个有个性的音乐人都有一个光怪陆离的外表和行径,让人不得不一惊而醒,从而进入生命的流程。2、寂寞人生人手必备心灵休憩的枕边书。每一章、每一节都能透过歌看出音乐人生的世态百相。文青摆脱青年以后的生命如陈年老酒,更加散发无穷韵味,沉醉了岁月,陶冶了人情3、这就是文艺范,男人在女人面前装酷的最好谈资,女人小资格调养成的秘密。“我们的黄金时代,文艺女青年跟着摇滚男青年,不穿裙子不化妆,不羡慕汽车和大房子,只为摇滚男青年脑子里的东西着迷,为一句‘没有车会在零点一刻带你离开/只有风在诉说/往事慢慢吹来’这样充满诗意的歌词就会决定跟他一辈子。”

齐豫:是的。其实这张专辑的曲找到了很多老师来写。因为看到词就有点听到了音乐,比如看到《谜》就觉得一定是民谣,《七点钟》应该是比较流行一点,然后《飞》有点落寞,对吧?《晓梦蝴蝶》也一定是你的声音,一定是委婉的,《沙漠》就给我唱。《梦田》又跟《谜》一样,是一个很对仗的很简单的民谣。我记得《梦田》中间有一段合音,写合音的时候我们很伤脑子,而那个时候黄韵玲刚刚加入公司,是滚石的小妹妹,才十几岁。不过她是专业学音乐的,这段合音成为了她在滚石接的第一份工作,几千块钱台币。后来她写得很棒。她自己也很开心。

我不否认邓丽君的歌曲的确很好,那句“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也的确很中肯。但是或许自小是地方语言的问题,对徐小凤有天然的好感。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6日书讯:近日,苏兰朵新书《听歌的人最无情》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苏兰朵,原名苏玲,满族,吉林人。国家一级作家、诗人,中国作协会员,电台节目主持人,注册心理咨询师。已出版诗集《碎·碎念》、散文集《曳航船》、长篇小说《声色》等。

齐豫+潘越云 33年后再为三毛而唱

这几个歌手的歌我都爱听,徐小凤 明月千里寄相思 ,曾经上过春晚。甄妮
就更不用说了,射雕英雄传系列,鲁冰花,也上过春晚。蔡琴 张三的歌 ,苏芮
跟着感觉走,齐豫 橄榄树 ,陈淑桦 梦醒时分,邓丽君 夜来香。

关键词:现状

图片 2

三毛说我们唱,黄韵玲是“救火部队”

邓丽君无法超越…其次徐小凤 甄妮…

齐豫:其实随着时间,有些东西你就会越来越不想要,有些东西你发现其实也经历过了,追求的东西也得到了。后来我发现到了这个年纪是缺乏跟自己相处的时间,因为年轻的时候真的急着去争取些什么,或者说充实些什么,努力些什么,每天都是在外面。年纪大了以后,我觉得就是开始要反省这些东西,跟自己相处。

能打动人心的歌才是好歌

我喜欢听歌,徐小凤、甄妮、蔡琴、苏芮、齐豫、陈淑华、邓丽君各有特色,但我不会盲目地崇拜哪一个,只要唱的好听,能打动我的心,我就喜欢。在这些人里面,我个人感觉毫无疑问是邓丽君的歌唱的比较好听!

徐小凤,1949年出生于湖北武汉武昌。她的声音温柔动听,扣人心弦。1966年参加“香港之莺”比赛。以白光的《恋之火》获奖。1979年她演唱的《卖汤圆》风靡全国。她的歌声不高亢,不激越,于平缓中放射绝对的穿透力,不沙哑,不滞重,于浑厚中透着感染力。

甄妮,出生于澳门,《最后的玫瑰》是其代表作,音域跨度大,结构复杂,经甄妮演绎,不仅充满画面感,而且难得地在一片小情小调的女歌手阵营中显得卓尔不群。

蔡琴,出生于台湾高雄,1979年以一曲《恰似你的温柔》出道,同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出塞曲》,凭借其中歌曲《抉择》获得第一届金鼎奖唱片类最佳演唱人奖。发烧友说:蔡琴的歌表达细腻,美得纯粹。她自己说:“我的歌,每一首都象诗。”

苏芮,出生于台北,1984年凭借《酒干倘卖无》获得第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跟着感觉走》为其代表作。她的歌声具有特有的韧劲,能给人们以深刻的印象,成为一代人的偶像。在中文歌曲领域,苏芮蓝色调摇滚的演绎风格至今无人能比。

齐豫,出生于台湾台中市,是齐秦的姐姐,《橄榄树》为其代表作。天籁般的声音让人过耳不忘,被誉为“天籁之音”。其歌乐是绿色的,纯净,空灵,不染一丝尘埃。

陈淑华,出生于台湾,以首张专辑《爱的太阳》而闻名,《梦醒时分》《明明白白我的心》脍炙人口。其声音很特别,很有特色,减小音量不轻,提高音量不响,美丽而内敛。

邓丽君可以说是家喻户晓,1953年出生于中国台湾省云林县,1967年推出首张个人专辑,代表作《千言万语》《我只在乎你》《漫步人生路》《月亮代表我的心》《甜蜜蜜》《天涯歌女》等等数不胜数!

而邓丽君的歌受面广,传唱度高,影响力大,影响力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在东南亚地区也有广泛影响力世界其他各地也有影响,邓丽君已经离开我们20多年了,她的歌绝大多数人都能哼唱几句,依旧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其他作为国字号歌手,大多唱一些爱国励志歌曲,在普通人心里影响力要小一些,至于在国外更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我认为邓丽君是最让我喜欢的歌唱家。

他她们都有经典的传歌曲目,都有后人个难以超越的那几首歌,很好非常好听谦动人。但说到全面性,经典之多,传唱之广,社会个阶层的接受心赏度,一张CD可从头听到尾,两张也是,张张都是,那放眼中华歌坛唯有邓丽君了,其他她人将其一身所唱的歌,被大众认可的也就几首而已,一张CD都装不满,最后绝大部分歌手可能一首都没有,极其少数人可能有个三到五首已是国宝级人物了,而其中几十年能成为经典的大陆只怕只有李谷一,难忘今霄。将大卫的桃花盛开的方李娜等几个人一两首歌而已。题中,苏酒,齐狼外边世界,也是都两三首歌,蔡多点五首以下翻唱虽多但超越牛,许小姐也有两三首。现在大陆歌手在华人圈能拿出手的也只有韩红了。过去还有个王非。刘欢是唱的准作为歌者一般般。

第一当然是邓丽君啦,那甜甜的歌声让人陶醉。几十年可去了。无人可比。无人可超。

我还喜欢听徐小凤。凤飞飞。蔡琴。毛阿敏。等的歌声。喜欢听委婉一点歌。期次就是激昂一点励志的歌。最后就是悲伤一点的歌。

各人爱好不同的。不可强求一致。

这几个歌星都很著名,唱歌都非常的好听[祈祷][祈祷]个人喜欢:苏芮,邓丽君[赞][赞][玫瑰][玫瑰][玫瑰][玫瑰]

潘越云:我觉得可能是我个性的关系,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完,也没有做到,也没有学习到,我不应该退休的,我觉得要到我们这个年纪才会知道“活到老学到老”。像以前我们都是唱片歌手嘛,都要签约的,合约里就是会有一条比方说你怀孕的话,那十个月或者一年里你就不能出来做宣传做广告,这个合约可能就要往后延一年,那男生服兵役也一样要往后延。所以我们就很怕违约啊,也没有时间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齐豫的音乐给人一种别有风味的味道,听完她的歌就有一种优雅文静,与世无争自由自在的感觉。齐豫的歌声最大的特点就是干净,清醇,不带半点俗味,就像山间溪水一样,静静的缓缓的一点点的流入心间,沁人心脾!而且本人最爱听齐豫唱的佛教音乐,听完之后真的整个人都觉得非常放松。

齐豫 不听流行乐了,喜欢真诚的年轻人

当然也不是为了挑拨歌迷之间的情绪,因为两个人的音域完全不同,徐小凤的中低音和邓丽君独特的甜蜜声线都是有各自的特色。而且也都是60年代李香兰,白光那种情爱风格开始转变出自己的独特风格。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只希望不要那么多脑残粉,各种乱吹嘘。

潘越云:你要我去读什么企业管理啊,那个我就没办法了,没兴趣,但是在音乐的范围里面还可以学。结果我记得面试的时候,监考老师有好几个,他们不是学流行音乐的,都是美声啊还有古典乐老师,他们都不敢提问我,大概20分钟没有提问,那我就只好自己讲。另外还有考到什么申论题,也是问跟音乐有关系的问题。现在我马上就要去念了,等我后面来开演唱会的时候,我可能会跟教授请假,或者请他上台帮我们做个和声吧。

我最喜欢陈淑桦的歌,那首《梦醒时分》每去KTV必唱,自己想爱不敢爱,失恋伤心难过时最治愈的歌,《滚滚红尘》,《笑红尘》,《问》也非常喜欢,只可惜她的演艺事业没有坚持到底,五十多一点就过世了,个人生活像她的歌一样那么悲戚,为她难过,她不仅人长的清秀美丽,声音也清脆悦耳,真是好可惜。当然大中华歌坛第一是邓丽君,至今未有一位歌手能超越她,但我还是第一喜欢陈淑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