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

摘要:
景轩的办公室。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

图片 1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

景轩的办公室。

作者:雨袂独舞

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在认定她吗?可是当时她是那样的决绝,说出的话是那末得让他伤透了心。当时都发誓不再见她想她,可如今自己怎末了?景轩摇摇头,好像要把蓝心的影子从自己的心中摇掉。

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

请允许我拈一片枫叶,贴于胸怀,伫立在秋水江岸,眉眼凝盈,以一朵花的姿态,绽放在季节边缘,在风月的叹息声中,永存一份刻骨铭心的美丽,继续期待与你的重逢。

夜幕降临,喧嚣的街道因为突然的降雨寂静下来。景轩彳亍在无人的街道上,任雨打落在身上。这一切都和一年前十分的相似,一年前,分手后的景轩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任大雨瓢泼他毫无感觉,那一夜酩酊大醉的景轩醉倒在雨中的无人的街道上。现在的景轩不会再和一年前一样刻意的伤害自己,他已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那一场让他忘不掉的恋情,使他在一年之中成熟了不少。这一次回来,在景轩的内心是有意寻找蓝心的。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爱的人始终只有蓝心。

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但更多的时候是怕他。“文琪,来一下。”颤抖的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需要我为您作甚么?”

(一)一抹浅笑,漾开纯白爱恋

会议室里,作为总经理的景轩正在开会。一个关于新建别墅小区的设计方案搁浅了。这个小区使用蓝心和景轩的名字命名的,叫蓝轩小筑。景轩正大发雷霆:“我们的设计人员怎末了,连一个小区的设计雏形都拿不出来吗?你们每天来都是干甚么吃的,我这里可不是养大爷的地方。如果这个星期再拿不出合适的设计方案,那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景轩气呼呼的走出办公室。事后,景轩深深的自责。“我这是怎麽了,难道一遇到蓝心的事情我就要发脾气吗?”景轩揉着额头,双臂支在办公桌上。头好痛啊!抬手按了按电话:“文琪来一下。”秘书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您需要甚么?”

“让人事科写一份招聘启事,我要广招设计人才,让应聘者自带两份自己设计的楼房雏形图稿来应聘。在这个星期三我亲自面试拣选,好下去吧!”

从来都最怕夏天,直到那年在六月流火里与你遇见,从此,我爱上了夏天。

“我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怎末安排的?”

文琪轻轻的退出,小心地把门带上。

那年,南来的燕,为我衔来了明媚一片,柔柔的风儿,摇曳着心中的缠绵。盛夏的清风中,窗前的牵牛花渐渐爬上窗台,暗香,浮来……

“这样的,明天您要和昊天公司的陈老总见面,后天您要在金海螺大饭店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这个晚会非常重要不能缺席,因为莱阳市的市长也出席。”

星期三的上午,景厦公司的人事科门外聚满了来应聘的人。人事科老王把应聘者的设计稿收下,并一一登陆在册,就让他们回去了。

你望着我,目光深情;我回应你,琴声悠远。你在彼岸,入了词,我在此岸,进了诗,那一江水哦,染上了淡淡的温情,盈盈的笑意。那年江畔,总有曲韵潺潺,流唱着不老的歌谣。

“好,你把明天和昊天老总的约会取消,告诉陈经理我会改天请他。后天的日程不变,你出去吧,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

经过了两轮的筛选,两位优秀的设计者脱颖而出。景轩对这两幅初稿推敲不定,这两副他都很满意,取谁舍谁,景轩进退两难。这两幅初稿都含有蓝轩小筑中的柳树、树下的摇椅,甚至图中还飘着几许柳絮。景轩看着这两幅作品,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一下脑袋,“哎,我怎麽这麽笨哪。”伸手按了按电话“文琪,帮我叫一下人事科老王。谢谢!”

江南的天空,飘浮着纯白的云彩,像极了那纯白日子里的纯白思念。那漫天的星辰,都在你面前黯然失色,那江边美丽的夕阳,怎比得过你那张青春洋溢的笑脸?

“是 。”文琪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老王,这两个设计者是谁,我要见她。约个时间到时通知我,我要亲自见见这两个人。”

我们共撑一把伞,漫步在雨雾中,雨声和心灵的碰撞在伞上和伞下共鸣,哦,幸福是这么近,近的可以让相恋的两颗心合二为一。那一年我时常迷醉在诗词的旖旎里,言不清哪个是你,哪个是自己。

景轩开车来到蓝心曾经住过的地方,自从蓝心的父母相继去世,只有一个景轩没有见过的表哥在照顾着蓝心。在那个叫蓝轩小筑的小院子里装满了他们俩的多少的欢乐啊!那是蓝心和景轩成为恋人后蓝心取的名字。院心有一棵柳树,树下有一个摇椅。每当柳絮飘飞的日子,那儿就成了他俩的快乐天地。

“好的,总经理,我这就去办。”老王转身离去。景轩激动异常,他毫不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就是他日夜思念着的蓝心,他的爱人蓝心。因为除了景轩,只有她才知道蓝轩小筑的秘密。这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景轩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寂寂的夜里,闻着风尘的味道,能让我想起的,总是你。人间自有芳菲七月天,我愿意将自己芬芳成花,年年绽放在有你的世界。

“那棵柳树下的摇椅哪儿去了?蓝心那里去了?”

“你就是这两幅设计稿的主人,”景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蓝轩小筑门前的愣头青年坐在自己的面前。“怎末会是你。”

柳絮飘飞的季节,河岸边倒影相拥的身影。欢笑声中,只想,和你共赴一场别样的花宴,我愿听你夜夜为我吹奏汉宫古曲,想与你一起飞舞旋转在那烟岚氤氲的山水画卷里。

“景轩,我不是坐在摇椅上吗?”

“怎末就不会是我,”沈力反问一句。“看不出来吧!那你也真够木的。”景轩还真木木的,思想上为自己的惊喜突然落空而深深的失望。

记得那天,你把你亲手雕刻的玉戒轻轻套上我的右手无名指,含笑低语:“一壶酒,我可以醉一时;但一壶梦,我可以醉一生。花开相惜,花落不弃,红尘摆渡,有你才幸福。”

“蓝心,!”景轩惊呼,甩甩头。“我眼睛花了,还是太思念蓝心了。”景轩仿佛看到巧笑嫣然的蓝心正从摇椅上站起身,朝他打招呼。

“哎,如果不喜欢,给我退回来吧!”

亲爱,为你,我愿意幻化成蝶,追随在有你的天涯,追随在有你的日日夜夜,岁岁年年,轻舞飞扬在你那轻轻滴落的笔墨里,倾听一季又一季花开的声音。

每当在柳絮飘飞的时候,也是蓝心最高兴的时候。那漫天的柳絮飘飘洒洒飞满了小院,“哈、哈、哈,景轩,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一叶柳絮,飞啊、飞啊,啊哦!我要飞走了,飞到天边去了。”

“沈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两幅都是你的作品吗?”

(二)一窗剪影,不复昨日明颜

“不不,蓝心,蓝心你别飞走,我找的你好辛苦。”景轩有点失态。

“不相信?一副只有柳树和摇椅,另一幅却添加了漫天的柳絮,这难道不是最浪漫的设计?”

江边,谁的二胡把一首《水中花》拉得如此凄婉?望着柳下剥落的时光,天边远去的孤雁,泪,不禁暗涌……

“哎,小子你是谁,在这大声小吆喝的,快离开,小心我揍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愣头青年站在院子里呼喝着。

“不,沈先生,这不是你的设计。告诉我这设计者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那年江南的烟雨,终不过是断章的诗篇,记忆中的碧水长天,如今也搁浅在了寂寞沙洲。世事如棋局,江边孤蝶,惆怅满去。

“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一年前这里住的那户人家搬哪去了吗?”景轩面对这个彪形大汉有点打怵。

“哎,你这人真是得,甚么这人哪人的说的你好像认识她似的。那你为什麽不去找她?在这里摆甚么乌龙。”

时光飞度,你,寂然无声,我亦不言不语,或许,这就是我们之间可怜的默契。花自飘零水自流,无奈,我摇首苦笑,默叹:“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