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着急地说:“婉妹一个人在那儿怎么行,她身子向来都不大好。”

11月19日,我和妻子在绍兴旅游。除了鲁迅故居,沈园自是必去之地。

陆握紧拳头纠结片刻才道:“我签。”(大声带着怒意)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表达了旧情难忘而又无可奈何的情愫。不久,唐婉郁郁而亡,不到30岁。

赵没有强留,看陆游的眼光带着深意。他小心翼翼的把目光移往唐婉。她低着头,他看不见她脸上的神色,只觉得那羸弱的身体似乎在颤抖。他紧紧握住她的手,道了声“我在,我不会离开。”那一刻她抬头,四目相接,他看见她的眼里噙着泪水。

我说:“不知母亲身体有恙,儿子实在不孝。不知找过大夫诊过了没有?”

在信息泛滥的快节奏时代,古诗词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如果沈园没有了《钗头凤》,没有了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定将失去它的灵魂,想必我也不愿为之买单。

赵:“陆兄且慢,今日陆兄有口福了,婉儿带了她亲酿的黄縢酒,小酌一杯再离去也不迟。”(神态颇有不安)

唐婉只是背对着我说:“我去收拾收拾。”说完就走出门了。

图片 1

    赵士程——出身皇室、唐婉的第二个夫君

我说:“儿子还是同去吧,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接着说:“做娘的曾说过,大丈夫功名要紧,一日的时间也耽误不多功课……”母亲也不等我说完,站起身就出去了。我不知他母亲为什么这么坚持,最近一段时间去请,母亲总是要仔细叮嘱一番让我好好学习,以前母亲从来不问及有关他功课的事来。

3.

幕启: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走到后园,仕途不顺,爱情夭折的陆游,满腔郁郁,在墙壁上写下了千古绝唱的《钗头凤》:

陆游起身行礼道:“我是夫人的表哥。”

赵士程给唐婉擦干了眼泪,问:“怎么好好地哭起来?你身子弱,总落泪会伤害身体的。”唐婉没说话。赵士程把头转向莲儿,莲儿说:“夫人可能是遇到故人,借景生情了吧。”唐婉不说话。

和其它游客一样,我是冲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去的。

陆:“你问的是钗子还是人?”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03章

在唐婉去世之后的每一年,陆游都要去沈园,直到82岁,无法走动。可见,他并非无情之人,否则也写不出那样的词。

唐:(难为情的):“讨厌,表哥居然也会贫嘴呢”

二人没有过多的寒暄,我此刻的心情复杂至极,而赵士程也明白了唐婉落泪的原因,一时之间再也没人说话。

图片 2

陆:“娘,没有考取功名是我的错,关婉儿什么事”

而此时的我,已开始受到皇帝的赏识,在朝中也有了一定的威望,我不知道自己的这首《钗头凤》成了唐婉的催命符。唐婉自从在沈园看了我的词,抑郁成疾,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没过多久,曾经才貌绝伦、名冠山阴的名门闺秀——唐婉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 错! 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喝罢三轮酒后陆游推脱道“小生不胜酒意,再喝就要倒了,先行告辞了。”

我也是望着唐婉。她瘦了,身上比以前单薄了许多。脸上没有平日的里温婉的笑容,眉间多了忧和愁。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陆母——封建迷信的家长

唐婉像是踩空了似的身子向前晃了一下,“小姐。”站在旁边的莲儿赶忙扶住她,“小姐,你身子虚,不要站在这边,这边风大。”

图片 3

场景描述【科举失利,陆游回到家乡,暮春时节,景色艳丽,然而物是人非,陆游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凄凉,于是排遣愁绪于山水之间。(走入沈园)沈园内花团锦绣,水光潋滟,小亭轩榭。陆游站在台边饮酒作诗。】

我说:“你的事我怎会不知道?”

1.唐婉是才女,读书颇多,在讲求“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代,不为陆母喜欢。

   

“婉妹,”两个字压的我心口象压着一块巨石,我感觉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这又是幻觉吧?”我很爱唐婉,唐婉也爱我,但我母亲强逼着我们离婚。唐婉说:“你当时为什么不顶住呢?”我说:“我当时太软弱了!”唐婉说:“好啦,我下辈子还做你的妻子。”我高兴地搂住唐婉,说:“我太高兴了。”我俩紧紧拥抱在一起,我心想我几乎每天都梦到唐婉站到面前,家里每一处都有她的影子,这让我几乎疯狂了。这些大概是过度思念产生的幻觉吧?

图片 4

陆母恶狠狠说道“我没你这个侄女,也更没有你这个儿媳妇。”(一把推出唐婉)

我说:“你怎么和母亲一样。哎,不过我就是不玩耍。也读不了书。”

但沈园最负盛名的不是它的景色,单以园林而言,个人觉得不如苏州园林精致。

陆只得坐下。伊人在侧,低首蹙眉。唐婉伸出红袖露出纤纤玉手为赵士程斟酒。陆神情不由地一慌.心中想到这双手也曾在陆游夜读时红袖添香,也曾为他斟酒煮汤,可也只能是过往了。

我说:“这是我的心里话,再说,我对我的娘子说,怎么是混话?”

一代才女,香魂一缕,情归何处?

陆游赶忙上前掐人中。

母亲说:“好啦好啦,婉妹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你回去读书去吧,我也累了!”母亲一脸不高兴的地走了。

图片 5

第二场

伟大诗人陆游乘时光机从宋朝飞临阔别九百多年的故乡——浙江绍兴,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曾经热恋过的唐婉。在五星级大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就到他就和唐婉来到曾约会的地方——沈园。

或许有预感,唐婉第二天又独自去了沈园,见到了墙上的《钗头凤》,感慨万千,也和了一首:

唐婉拿着包裹走下台去,背景凄凉。

这时,我梦醒了,我坐上时光机,又回到宋朝。我就是陆游……

5.

于是陆母走到唐婉的房间把她赶了出去

此身行作嵇山土,

被休当日,对唐婉仰慕已久的才子赵士程马上赶到了唐家求亲,伤心之下,唐婉接受了赵士程。听闻唐婉嫁给了别人,陆游也无奈娶了母亲安排的女子。

陆母:“人家寺里的尼姑都说了她命不好,你那么多年都没有考取个功名,而且你们成亲那么久都没有孩子是不孝。”

一日,母亲过来对我说:“近日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郊外的无量庵烧香祈福。”

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

待陆母醒来,陆母“你可真要气死我和你那媳妇独自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