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川西懋功会师。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见中央红军部队减员很大,就建议从四方面军拨一部分部队给一方面军,同时,从红一方面军拨一批干部充实红四方面军。开始张国焘有点舍不得,后来经徐帅做工作同意了。随后,中央就从四方面军抽调了3个建制团he’yi’ge充实给了一方面军。他们分别是: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三十三军九十八师二九四团拨给了一军团;三十军九十师的二七0团拨给了三军团。张仁初担任团长的二九四团调到了红一军团之后,缩编为二师四团二营,张仁初担任营长,原来的副团长魏大全担任副营长,原来二九四团的3个营缩编为二营的3个连。红四团原有的部队也进行了调整:二营改为三营,原三营撤编,其部队编入新的一、三营。

张仁初作战骁勇,人送绰号“张疯子”,但是这个外号是怎么来的呢?这里面的来龙去脉还得从红军长征出了草地以后的一次战斗说起…..

图片 1张仁初
张仁初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等荣誉。张仁初作战骁勇人尽皆知,为国家和民族立下汗马功劳。
张仁初不回四方面军
1934年后,张仁初任红三十三军九十八师二九四团营长,团长。作战骁勇,多次负伤。参加了鄂豫皖苏区一、二、三次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等战役。长征途中,1935年6月,红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奉中革军委命令,张仁初团调入红一方面军一军团改编为二师四团二营,张仁初任营长。参加了腊子口战斗,战时担任突击营营长,正面强攻6次,终在迂回部队的配合下,攻克腊子口。后任陕甘支队四大队副大队长,四团副团长、五团团长。参加过直罗镇战役、东征战役。
张仁初故居
开国中将张仁初故居位于红安高桥张家湾。人说在红安随便走就能找到将军的故居。从高桥镇往东行的一条小路上就分布着詹才芳、王近山、张仁初等多名将军故居。将军的家乡很寂静,基本没有游人,其实几位将军都有十分传奇的故事,红军长征时攻打天险腊子口最前线的指挥官就是张仁初。

张仁初带二九四团编入红四团以后,看到原一方面军的同志经过了长途的跋涉和战斗,历尽艰辛到了川西北,条件很艰苦。就很大方的从自己部队带来的衣服和粮食中拿出大部分,分给了一营和三营原红一方面军的同志们,红一方面军的同志们很感激他,四团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为此表扬了张仁初:“这是红一、四方面军精诚团结的具体表现和榜样。”

1935年6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和第四方面军在川西懋功会师。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看到中央红军部队减员很大,就建议从四方面军拨一部分部队给四方面军,同时,红一方面军也拨了一部分干部充实红四方面军。开始张国焘有点舍不得,后来经徐帅做工作同意了。随后,就从四方面军拨了3个建制团充实给了一方面军。他们分别是: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拨给了一军团;三十军九十师的二七0团拨给了三军团;再就是张仁初担任团长的三十三军九十八师二九四团调到了红一军团,缩编为二师四团二营,张仁初担任营长,原来的副团长魏大全担任副营长,原来二九四团的3个营缩编为二营的3个连。

随后,红四团作为中央红军过草地的先头部队,率先走过草地,探明了一条让大部队过草地的安全道路。在过草地时,二营是团的前卫营。红一方面军过了草地以后,就进入了甘肃省迭部县境内,走了不久,就遇到了敌人重兵设防的关隘——“天险”腊子口。

张仁初带部队编入红四团以后,看到一方面军的同志经过了长途的跋涉和沿途的战斗,一路边打边走到了川西北,条件很艰苦。就很大方的把自己的部队带来的衣服和粮食拿出一大部分,分给了一营和三营原红一方面军的同志们,红一方面军的同志们很感激他,四团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为此表扬了张仁初:“这是红一、四方面军精诚团结的具体表现和榜样。”

腊子口是红军长征走出草地后的第一道关隘,如果攻不下,则东西两面皆是优势敌军,红军只能再退回草地,那就是死路一条。腊子口战斗是张仁初率四方面军二九四团编入一军团后遇到的第一个硬仗。面对艰难险阻,张仁初和副营长魏大全主动请战。经过师首长陈光和肖华批准,黄开湘和杨成武将突击营的任务交给了二营。9月16日晚,战斗打响以后,战况异常激烈。由于地形过于狭窄,就那么几十米宽的一个口子,敌军又是居高临下,实在是易守难攻!二营四连经过多次强攻都未成功。张仁初和魏大全见一味强攻不行,就建议团首长派另一支部队从敌人侧后迂回,与正面突击部队前后夹击攻下腊子口。经师、团首长研究批准了二营的作战方案。部队调整部署:由二营六连担任正面突击任务,一营两个连由营长王易才率领攀岩迂回至敌人侧后配合正面进攻。

随后,红四团作为中央红军过草地的先头团,率先走过草地,探明了一条让大部队过草地的安全道路。红一方面军过了草地以后,接着就开始进入了甘肃省迭部县境内,走了不久,就遇到了敌人重兵设防的关隘——“天险”腊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