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景轩的办公室。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

摘要: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

图片 1

景轩的办公室。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

你说过的,永远保护我

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

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在认定她吗?可是当时她是那样的决绝,说出的话是那末得让他伤透了心。当时都发誓不再见她想她,可如今自己怎末了?景轩摇摇头,好像要把蓝心的影子从自己的心中摇掉。

辰光初升,照亮了本应很美的城。而当一切呈现,又是如常惨凄景象。

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但更多的时候是怕他。“文琪,来一下。”颤抖的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需要我为您作甚么?”

夜幕降临,喧嚣的街道因为突然的降雨寂静下来。景轩彳亍在无人的街道上,任雨打落在身上。这一切都和一年前十分的相似,一年前,分手后的景轩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任大雨瓢泼他毫无感觉,那一夜酩酊大醉的景轩醉倒在雨中的无人的街道上。现在的景轩不会再和一年前一样刻意的伤害自己,他已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那一场让他忘不掉的恋情,使他在一年之中成熟了不少。这一次回来,在景轩的内心是有意寻找蓝心的。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爱的人始终只有蓝心。

“这里的瘟疫要比我想象的更加严重呢。”看着满街没有生机的人,女孩格格不入的站在侧地,一帘粉纱轻遮容颜,遮不住满是悲悯的澈眸。

“让人事科写一份招聘启事,我要广招设计人才,让应聘者自带两份自己设计的楼房雏形图稿来应聘。在这个星期三我亲自面试拣选,好下去吧!”

会议室里,作为总经理的景轩正在开会。一个关于新建别墅小区的设计方案搁浅了。这个小区使用蓝心和景轩的名字命名的,叫蓝轩小筑。景轩正大发雷霆:“我们的设计人员怎末了,连一个小区的设计雏形都拿不出来吗?你们每天来都是干甚么吃的,我这里可不是养大爷的地方。如果这个星期再拿不出合适的设计方案,那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景轩气呼呼的走出办公室。事后,景轩深深的自责。“我这是怎麽了,难道一遇到蓝心的事情我就要发脾气吗?”景轩揉着额头,双臂支在办公桌上。头好痛啊!抬手按了按电话:“文琪来一下。”秘书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您需要甚么?”

深吸口气,举起手中泛着白光的权杖。

文琪轻轻的退出,小心地把门带上。

“我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怎末安排的?”

“禁咒——雪凌圣光。”

星期三的上午,景厦公司的人事科门外聚满了来应聘的人。人事科老王把应聘者的设计稿收下,并一一登陆在册,就让他们回去了。

“这样的,明天您要和昊天公司的陈老总见面,后天您要在金海螺大饭店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这个晚会非常重要不能缺席,因为莱阳市的市长也出席。”

一片一片,舞着华姿的雪飘落人间,她看到颓然的人们渐渐有了润色。女孩笑了,人们,也笑了。云散风起,这里的景色不再被遗忘。

经过了两轮的筛选,两位优秀的设计者脱颖而出。景轩对这两幅初稿推敲不定,这两副他都很满意,取谁舍谁,景轩进退两难。这两幅初稿都含有蓝轩小筑中的柳树、树下的摇椅,甚至图中还飘着几许柳絮。景轩看着这两幅作品,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一下脑袋,“哎,我怎麽这麽笨哪。”伸手按了按电话“文琪,帮我叫一下人事科老王。谢谢!”

“好,你把明天和昊天老总的约会取消,告诉陈经理我会改天请他。后天的日程不变,你出去吧,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

“景轩。”女孩轻声道。

“老王,这两个设计者是谁,我要见她。约个时间到时通知我,我要亲自见见这两个人。”

“是 。”文琪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公主,我在这。”一袭蓝衣,少年的声音悠悠响起。

“好的,总经理,我这就去办。”老王转身离去。景轩激动异常,他毫不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就是他日夜思念着的蓝心,他的爱人蓝心。因为除了景轩,只有她才知道蓝轩小筑的秘密。这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景轩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景轩开车来到蓝心曾经住过的地方,自从蓝心的父母相继去世,只有一个景轩没有见过的表哥在照顾着蓝心。在那个叫蓝轩小筑的小院子里装满了他们俩的多少的欢乐啊!那是蓝心和景轩成为恋人后蓝心取的名字。院心有一棵柳树,树下有一个摇椅。每当柳絮飘飞的日子,那儿就成了他俩的快乐天地。

“我好累……送我回皇宫好吗……”女孩虚闭双眼,身子一软,落在景轩的臂怀。

“你就是这两幅设计稿的主人,”景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蓝轩小筑门前的愣头青年坐在自己的面前。“怎末会是你。”

“那棵柳树下的摇椅哪儿去了?蓝心那里去了?”

“好。”景轩环住女孩柳腰,稍稍迟疑,左手上扬,两人消失在这凌乱之地。

“怎末就不会是我,”沈力反问一句。“看不出来吧!那你也真够木的。”景轩还真木木的,思想上为自己的惊喜突然落空而深深的失望。

“景轩,我不是坐在摇椅上吗?”

雪辰国

“哎,如果不喜欢,给我退回来吧!”

“蓝心,!”景轩惊呼,甩甩头。“我眼睛花了,还是太思念蓝心了。”景轩仿佛看到巧笑嫣然的蓝心正从摇椅上站起身,朝他打招呼。

“公主,你醒了。”

“沈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两幅都是你的作品吗?”

每当在柳絮飘飞的时候,也是蓝心最高兴的时候。那漫天的柳絮飘飘洒洒飞满了小院,“哈、哈、哈,景轩,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一叶柳絮,飞啊、飞啊,啊哦!我要飞走了,飞到天边去了。”

女孩只感温热气息掠过粉颊,缓缓睁眼。

“不相信?一副只有柳树和摇椅,另一幅却添加了漫天的柳絮,这难道不是最浪漫的设计?”

“不不,蓝心,蓝心你别飞走,我找的你好辛苦。”景轩有点失态。

“鬼呀!”女孩大叫一声,水球应声击出,正中面部。

“不,沈先生,这不是你的设计。告诉我这设计者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哎,小子你是谁,在这大声小吆喝的,快离开,小心我揍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愣头青年站在院子里呼喝着。

“我说公主,你是会魔法的哎,不要这么条件反射好不好。”、

“哎,你这人真是得,甚么这人哪人的说的你好像认识她似的。那你为什麽不去找她?在这里摆甚么乌龙。”

“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一年前这里住的那户人家搬哪去了吗?”景轩面对这个彪形大汉有点打怵。

“啊……是景轩啊……”女孩吐吐舌头,“对不起啦,不过谁叫你离我那么近嘛。”

“那末沈先生,她在这里,这是她的设计咾?”景轩一把揪起了沈力,“快告诉我,蓝心在哪里蓝心在哪里?”

“不知道,快走,再问我揍你。”那青年蛮横的说道。

“我在给你疗伤。”水珠顺着头发下落。

“在蓝轩小筑。”沈力让景轩吓了一跳,只好告诉了他。景轩扔下沈力直奔车库。他的心狂跳不已,一年多的相思太苦太苦,不容他细想就直奔蓝轩小筑而来。

景轩开车回来的路上,一年前在蓝轩小筑分手时蓝心的话又响在耳边。

“……快擦擦吧。”女孩掏出白绢,摘下景轩的眼镜。

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奔来的景轩。满院飘飞的柳絮中,一个病态的女孩坐在轮椅上轻抚着柳树的树干,口中喃喃自语:“我要像一叶柳絮,在天空自由飘洒。我要飞啊飞啊!景轩,我要飞走了,飞到天上去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了。”

“景轩,我们分手吧!我已经不爱你了。”

“啊……我自己来吧。”景轩接过,别身,擦拭着水迹,“公主,以后不要再用禁咒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过度透支魔法,你会受不住的。”

“蓝心”,景轩轻轻的喊道,唯恐吓到了她,看到轮椅上的她景轩一切都明白了。他已经顾不上自责,他要为这个苦难中还为自己着想的女孩,这个曾被自己得笨打了一巴掌的女孩,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女孩做一些事情。是该自己付出的时候了。景轩轻轻的走到蓝心身边蹲了下来,蓝心的泪慢慢的滑下了苍白地面颊。她慢慢的抱住了景轩的头,景轩任她抱着。轻轻的抽泣声慢慢的平息下来,他们只是不动只是这样相拥着。身后的两个大男人也被眼前的景象感动的泪流满面。


蓝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这种话你怎麽说得出口,以后不要再提分手好吗?”

“可是……”女孩坐起身,摆着双腿,头枕着怀中的熊娃娃,“可是我实在不忍心看那些人们受苦,再说了,嘻嘻……你不是会保护我吗?你说过的,永远保护我。”

“怎末样医生?”景轩问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大夫:“手术成功吗?”

“不,我是认真的,我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麽。请离开我吧,好吗?”

景轩沉默了。“公主,你还记得雪萱护卫部吗……”

医生点点头,“很成功。因为以前的那场车祸,病者的腿部的筋被拉伤扭曲了,当时的治理又不到位,致使她一年来一直不能站立不能走路。又因为不能找到好的医院就诊才延误至今。现在好了,经过我院的专家会诊,但得出的结论是好的。现在由我亲自主刀,手术做得非常成功。你不用担心,几个月后她又能活蹦乱跳的了。”


不,蓝心你这不是真心话。我知道,你救过我,所以你总以为我在报恩。不不,蓝心你错了,我对你的爱是纯真的,不参杂任何的外部因素。爱就是爱,那不是报恩所能替代的,难道你感觉不到吗?难道我对你的爱不够真诚,让你感觉到我是在报恩吗?”情急的景轩摇着蓝心的双肩,摇的蓝心眼泪横飞。

“什么护卫部?”女孩歪着头。

“谢谢你大夫。”景轩伸出手握住医生的手。他心中的感动久久不能平息,他的蓝心又回来了。

“你弄痛我了,我不爱你不爱你不爱你了,你走你走你走,我不要见你永远也不要见你。”

“……没什么。公主,你好好休息,晚上还要参加凌王子的舞会。”听不出景轩的语调,“我先走了。”

“好了,景轩进去看看她吧。”艾德提醒道,景轩拍拍艾德的肩膀无言的转身。

“来,看着我的眼睛。”蓝心紧闭双眼,“蓝心,睁开眼睛,不敢看我那就是骗人的,你有什麽事情瞒着我,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蓝心蓝心。”蓝心的额头冒汗了,细密的汗珠顺着前额慢慢流下来。

“凌王子……”女孩压低声音,飘过一片绯红。

“景轩”,术后的蓝心还很虚弱。“嘘,不要说话那样会很累的。”景轩伸出手握住蓝心的手,多麽消瘦的手啊!想起自己的误解真恨不得用针扎死自己。“你听我说,我真是笨死了。那天你说分手,我笨的没看出来你有多末的痛我这个笨蛋笨死了。”

“好,我告诉你,我有了新的爱情,他有钱、有地位、长的也比你帅。”

景轩不忍回头,推开门,从外轻轻合上。

“不,你别这样。”蓝心用手揽着景轩的手。

“你撒谎。”景轩气昏。

风袭罗衫,秋天了,总显得多了些凄凉。

景轩看着蓝心消瘦的脸庞,想着那日蓝心汗湿的脸。

“不信,艾德,你出来。”随着蓝心的喊声,从屋里出来一个人。高大、帅气又体面。“啪”景轩的巴掌打在了蓝心汗湿的脸上。那帅气男孩要打景轩,被蓝心给拦住了,“你走吧!”蓝心在那男孩的扶持下回到了屋里。

“又是秋天了么……”

“你这个大笨蛋,”景轩用手捶着自己的脑袋。“笨死了笨死了。”“不要,景轩不要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曾经以为我会和病魔一起离去,离开这个世界去找妈妈。现在我明白了,妈妈的祝福一直跟着我,你看我是幸运的,有你的爱还有表哥和艾德的照顾。现在又和你在一起,我知足了。”

“为什麽,为什麽我要打她。”景轩深深的自责。

十年前

两人久久的相对而视,双手也紧紧相握。

和蓝心的初识非常有戏剧性。那天
,景轩和朋友多喝了几杯。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和蓝心撞在了一起,幸好两人都步行,只是把头撞痛而已。蓝心不顾自己的痛反过来安慰景轩撞痛了没有。事后两人分手。就在蓝心转身之时,一辆车直朝景轩开来,而景轩却只管和蓝心傻乎乎的摆手再见呢?在千钧一发之际,蓝心冲了过去。

“大大部长,这里有一只受伤的小鸟啊,好可怜……”小女孩蹲下身,伸手抚摸着鸟的羽翼。

“好了好了,现在一切都好了,你们以后不会再分离了。”艾德嗫喻道:“蓝心,你快点好起来,我们等不及要喝喜酒了。”

从医院出来的蓝心在住院一个月后已和景轩发展成了生死恋人。故事也有了延续。可现在,我的蓝心在哪里。景辉摇摇头,“我一定要找到蓝心。”景轩大声喊道:“蓝心,你在哪里。”景轩趴在方向盘上,直到后面的喇叭声不断响起。

“别碰!”男孩箭步冲过去。这男孩,俨然是景轩,十年前的景轩,亦是,十年后的景轩。

“对对对,表妹啊,你要好好的静养,争取早日让我喝到喜酒。嘿嘿,我也等不及了。”沈力搓着大手说,“景轩,那天对你很粗暴,你不怪我吧。”

蓝轩小筑的老柳树下,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坐在轮椅上。她看着院子里满天飘撒的柳絮,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

“怎么了?”小女孩被吓了一跳。

“不会表哥,要怪只怪我自己太笨。”景轩说,“我是应该被狠狠揍一顿。现在我要蓝心好好的调养,争取早日让你们喝上喜酒。”

“景轩,对不起,我不能见你。我会成为你的累赘的,我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蓝心轻轻的试了试眼角。她的腿在那次车祸中埋下了后患。她将终身成为残废,甚至累及生命。当她频繁的腿痛时,曾经到医院就诊过。医生告诉她的结果让她痛不欲生,因此她决定离开景轩。她不想成为爱人的累赘。既然不能带给他幸福,那就离开他。这才把艾德拉来上演了分手的那一幕。想着想着,蓝心的泪又流下来。

“这只鸟有毒。”景轩抓起小女孩的手。果然,手指已现出黑斑。掏出银针,挑破指尖,鲜红的血滴落在小女孩的伤口。

“表哥,你和艾德一唱一和的,不理你们了。”蓝心早把脸羞红了。“谁说要和你结婚了,我还没答应啦。”

“你呀,可苦了自己了。这一年来的相思比你的病痛更折磨着你。”这时一个青年站在了她的身后俯下身来爱怜的对那女孩说:“好了蓝心,回屋吧,这里凉。”

“小小公主,记住以后不要随便碰树林里的东西,很多都是有剧毒的。”景轩撕下衣服一角,轻轻包在小女孩手指上。

“啊,不会吧,这一年多来,我日思夜想,可想的都是你啊!”景轩情急。

“不,艾德,让我再坐一会吧,毕竟这柳絮飘飞的日子不多。”这时那愣头青年出来,

“我看那只小鸟那么可怜,忍不住就想帮它啊。”小女孩低下头,做错事一般。

“哎呀,别说了羞死了。”蓝心双手捂上了脸。

“表妹,你就听艾德的吧!”

“小小公主,你太善良了。”景轩微笑道。

“好了好了,我们都走吧,让蓝心好好休息。再不走护士小姐也要来赶我们走了。”艾德和沈力笑着走了。

“表哥,在坐一小会好吗?”蓝心无力的说道。

“又叫我小小公主,我已经六岁啦!干嘛老说我小啊……”小女孩嘟着嘴,不满道。

“你好好休息,我去趟公司,晚上我来陪你,嗯?”

“ 哎,真拿你没办法,只一小会啊,医生可不让你劳累。”

“因为小小公主,永远比大大部长小啊。”

看着景轩的眼睛透露出的真诚热烈的目光,蓝心乖乖的点点头,“你去吧,我会好好的等你。”

“好的,我听医生的。”蓝心虚弱的一笑“你们回屋吧,我想自己呆一会。”

“你骗人,你不是说你不会再长大了吗?那样的话,总有一天,我就比大大部长大喽。”

办公室内,景轩正在安排工作,他现在春风得意,工作安排的非常顺手。蓝轩小筑正式投建。一切的工作全部纳入正轨。

“沈力,蓝心还是爱着景轩的。那个傻瓜笨蛋就不动脑吗?蓝心从来也没离开过蓝轩小筑啊。”艾德道。

“能有那么一天么……”

蓝月亮咖啡厅,景轩正和昊天老总见面。

“那又怎样,蓝心不想让那小子知道,怕他伤心,岂不知她自己又有多伤心。”沈力双手抱头,一双大手上青筋毕露。如果景轩在的话,好似要把这个笨蛋狠揍一顿。艾德站起身,把手放在沈力的肩上按了按:“顺其自然吧,我不想让蓝心伤心,只是苦了她。”

“大大部长嘀咕什么呢……不过你为什么从来不叫人家雪萱呢?那才是我的名字啊。”

“陈经理,你看,我公司一直都用你的钢材。现在我蓝轩小筑已正式投建,希望陈总可不要中途断粮。”

在莱阳市的最大的金海螺酒店内举办的这次慈善会,是为一个叫洋洋的男孩捐款,那个孩子得了尿毒症。在全家举足无措之时,有好心人士办了这次慈善捐助来救助洋洋。大厅内,景轩在应酬。市长文成和景轩交谈热烈。

景轩没有说话,望了一眼碧云,脱下外衣,披在雪萱娇躯。

“不会不会,我们的合作可是长期的。我还怕你这个财神爷,半路另投他门呢。”

“你的蓝轩小筑甚么时候开始投建。”

“秋风伤身子,小小公主,多穿点,别着凉了。”

“好,有陈总的这句话,那让我们为长期的合作干杯吧。”

“市长大人,还是很关心我们这些民营企业的。深表感谢!在我们的设计搞成功后就开始投建,材料早已到位。”

“嘻嘻,我不怕。”

两只酒杯碰在一起,接着一阵爽朗的笑声。

“那是否是本市最浪漫的房屋建筑了,听说那是你为曾经爱过的一个人所建?”市展文成嗫喻道。

“为什么?”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蓝轩小筑竣工。市长文成为蓝轩小筑竣工剪彩。

“怎末市长也对市井流言感兴趣”景轩哈哈道。

雪萱拉紧外衣,抬起头,甜甜一笑。

一个月后,在市里最大的金海螺大酒店内,景轩和蓝心这幸福的一对在历经许多的风风雨雨后终于走上了婚姻的殿堂,我相信,他们是幸福的一对。

“玩笑玩笑,”文成岔开话题“如果在建设相关手续上有甚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毕竟是为我市的发展的前景做贡献吗。”

“你不是会保护我吗?你说过的,永远保护我。”

“好好,有市长大人你的这句话,我还有什麽不放心的。”景轩笑道。

零落的秋叶,眼神般黯淡。“小小公主,你真的忘记了吗……”、

“来,为我市的发展干杯。”

背袭寒意,食指轻弹,叶片脆断。

红酒四溢。

“不愧是引导者,身手不凡。”是个黑发垂肩的男子。皇冠,紫袍,足以显示显赫地位,只是一双蓝眸,有睿智的深邃,也有,沧桑的朦胧。

“我没空和你聊天。”景轩头也不回,径直走开。

“晚上的舞会,你也会去吧。”

“没兴趣。”

“哼。”男子轻笑一声,“口是心非的家伙。”

“王。”黑影闪现,半跪于地,“月影国任务已完成,共消灭杀手十九人。”

“干得好。”王点点头,“一个月后,开始行动。”

“是。”黑影领命消失。

那双眼睛不再沉寂,却是温柔的悲凉。

“景轩……原谅我……”

夜临月影国。

无数繁灯照亮静谧的夜,仆佣穿梭在喧闹的宫殿。一道身影现在暗中,默默注视不远处,粉袭公主裙。

“雪辰国客到——”

“雪王啊,怎么有空亲自来了,也不通知一声,我们好恭迎您啊。”略胖的男子说着客套话,一脸笑颜完美的掩饰了一切。

“月王您客气了,老朋友过来叙叙旧嘛,哈哈。”

月王跟着笑起来,向旁移半步。“这是犬子月凌,今天这舞会就是他举办的。”

“雪伯父您好。”月凌微微鞠躬,继而转向一旁,“雪萱公主,欢迎你。”

月凌吸引着众人的视线,这会人们却疑讶不已,月凌的面前,分明空空如也。

“果然不简单,竟看出来小女的隐法。”雪王不禁点头,“出来吧,人家都看到你了。

雪萱这才渐渐现身,柔和的灯光,粉裙佳人,俏羞红颊,还有可人容颜,彻底迷醉了众人。

月凌也是温热的看着,不曾移动半分。

雪萱瞟了一眼就低下头,飞起两片潮红。她已将这帅气温雅的王子深深印记。甚至,早在五年前。

“哈哈。”月王轻拍雪王肩,“这是他们年轻人的舞会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就到寝宫喝上一杯吧。”

雪王没有推辞,陪着月王上了阁楼。

等雪萱回过神来,父王早已没了踪影,不禁有些失措。

“雪萱公主。”月凌将手伸出,“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啊……”再一次低下头,却将手轻轻交与月凌相握。

伴着华乐,和心中的人儿起舞,是多少豆蔻,最浪漫的愿望。

轻弯膝,踮出脚尖,裙角随着步伐划出晶亮的曲线。这首曲子名为《少女的祈祷》。雪萱痴迷了,不知是迷了绚美,还是迷了眼前的温暖。

像一个精灵在森林悠扬,像一只彩蝶在花丛款款而飞。他人无心再舞,止在一旁,观赏这唯美的瞬间。

那一刻,果真像是少女,羞着脸,眺望星空,许下最真诚的愿。

一曲完结,可没有人停止沉醉,直到对视良久,掌声,经久不息。

“雪萱。”月凌牵着雪萱的手,抬到胸前,那似玉的手,被戴上如星的戒,“嫁给我好吗?”

雪萱将微点的头埋入衣间,任月凌揽入怀。

只是她看到,不远处,孤单的身影恍惚消失在人海,她的心,像是丢了什么,空空的。为什么,并不开心。

抬手摸着树干,这是一片,樱花海。

只可惜,树下的身影只剩他,而没有,浅笑的粉纱……

公主,我在这

“大大部长,大大部长!”雪萱用劲摇晃着睡熟的景轩。

“什么事啊……”景轩微睁睡眼,“还没天亮呢……”

却见雪萱湿着眼,满是焦急。

“怎么了?”景轩清醒坐起,手指抹掉雪萱泪痕,“小小公主,出什么事了?”

“大大部长,我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只能和你说。”雪萱揉揉鼻尖。

“什么?”

停住抽咽,雪萱泛着泪的眼看着景轩。“大大部长,明天就是我11岁生日了,你要给小小公主送什么礼物呢?”

“……这就是那……很重要的事?”景轩托腮。

“嗯嗯!”雪萱咬着下唇,使劲点头。

“那小小公主想要什么呢?”景轩拍拍她的头,琉璃光闪过,像是雪,轻落肩头。

“哇,好漂亮啊!”雪萱拍起手,那雪,只萦绕她身周。

“这是许愿环。小小公主只要对着它许愿,那天使就会达成你的愿望哦。”

“那……”雪萱托着长音,“那我要一件用樱花编织的公主裙……可以么?”

光,毫无预兆的灭了。

雪萱哭的好伤心。“大大部长……我的愿望是不是不能实现啊……”

“傻瓜。”拉过雪萱,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天使,怎么会有大大部长疼你呢。”

“嗯……大大部长最好人了……”浅声,睡去。

翌日。

“父王~~”雪萱跑到雪王面前,撒娇道,“你有没有看见景轩啊,一大早就找不到他……”

“我好像看见他去了樱花海了,不会是他买不起你要的礼物,逃走了吧,哈哈……”雪王打趣。

“才不会呢!”雪萱噘嘴道,“大……那个景轩答应我的一定会做到,我相信他!”

“是吗?”雪王怜爱的看着自己女儿,“小萱,你有没有想过,景轩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为什么……”雪萱歪头道,“不知道哎,父王你告诉我吧!”

“等你长大了,就会懂了……”雪王轻叹息,眺着天空,自言喃语,“只是,迟了吧……”

“果然下雪了呢……”景轩靠在樱树下,望着雪伴白花落,蹲下身,捡起一片樱花,吹去粉尘,“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做好……”

“大大部长,你在吗?”雪萱走进樱花海,她不敢大声呼喊,她怕扰乱了,这里的安静。

“你在找人吗?”英俊的少年出现在雪萱眼前。

她将这位帅气温雅的男孩,深深印记,不由脸一红。“啊……我在找大……景轩。”

男孩耸耸肩。“我不认识呢。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月影国的王子,凌。”

“你就是凌王子啊……”雪萱睁大眼睛,她记得,小时候父王就说过,以后,你会是凌王子的妻。

“你是雪萱公主吧,你很可爱呢。”月凌笑道。

“啊……”雪萱低头,“谢谢……”

“那你以后,会嫁给我吧。”

“……好……“

月凌弯身,浅浅吻了雪萱的唇。

他们忽略了,一直在不远处,永远的旁观者。

捏紧了手中用樱花编织的公主裙,却是那么无奈的存在。

想哭吧。

应该。

没有眼泪。

“公主的初吻,会使她失去记忆。”雪王不知何时,站在景轩身后。

“是你让他来的吧。”心痛后的声音,竟是涩哑。

“是。”景轩的聪明,雪王明白,“这是命运啊,注定了的。”

“我知道……”

月凌走了。

雪萱晕倒在樱花上。

景轩跑去。

雪王注视良久,转身消隐。

“你……是谁?”雪萱苏醒,眼前的人,虽已不认,却是令自己安心的温度。

明明知道了结果,为什么还是止不住的悲伤。“景轩。一个保护你的人,一个永远保护你的人。”

今天,是你的生日,是你的幸福。可我的公主裙,却无法,为你套上。

“景轩。”

“公主,我在这。”

樱花雪,只在你的生日落下。只是,那以后,你再没有叫我一声,大大部长,也再没有牵着我,陪你看雪。只因,你的忘却。

……

好冷,景轩发着呆,樱花,又快飘落了呢。

“景轩。”

“公主,我在这。”

“昨天,你去哪里了?”雪萱坐在床角,略带寂寞。

“……听说公主与凌王子订婚了,祝贺你呀。”景轩笑起来,谁知道,那有多牵强。

“谢谢……”

两人的交集,第一次如此淡然。

一个月后。

“怎么不去参加雪萱的婚礼。”雪王走到景轩前坐下。

“她……很开心吧……”景轩微醉,酒杯在指尖转了又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