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练〕彩色的丝绸,比喻虹。

时任红28团3连连长的粟裕曾回忆:“这天正是农历除夕,我们闯到土豪家,把土豪准备的年夜饭吃了个精光。吃饱喝足以后,我们离开大柏地,埋伏在石板道两旁山上的树林里。朱德同志安排一些人挑着担子停在道上,装作掉队的人员,要他们见到敌人就向埋伏区里跑。”但一直等到下午,敌人也没有来。第二天是大年初一,红军继续设伏。老天爷好像偏偏跟红军过不去,下起了毛毛雨,雨停后又刮起了风,风停了又下雨。红军指战员们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浑身冰凉,冷透筋骨,直打哆嗦,但他们依旧趴在凉气袭人的泥地和山石上,严阵以待。

  一九二九年初,湘赣两省军阀何键、鲁涤平联手第三次”会剿“井冈山。一月十四日,毛泽东率红军主力下山,意图将敌军引离井冈山。离山后红军在赣南数战不利,直至二月十一日,得以在大柏地歼赣军刘士毅二个团,才打破危局。这是赣南、闽西的红军根据地创建之始。这首词是毛泽东重经大柏地时所作。

1933年夏,毛泽东重返大柏地,触景生情,写下了《菩萨蛮·大柏地》一词:“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注释】

——编者按

  【题解】

2月初,“追剿”军第15旅旅长刘士毅得意洋洋地向“会剿”军代总指挥何键报捷:朱毛部“自寻乌属之吉潭圩附近被职旅给予重创后,即狼狈向项山罗福嶂逃窜”。还有几天就要过春节了,正沉浸在喜悦中的刘士毅信心十足,命令全旅分路堵截追剿,“以绝根株”,准备领受蒋介石的嘉奖。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绝地反击凯歌声中度佳节

  〔洞〕射穿。

大柏地附近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十余里长的峡谷,四周山高林密,是个打伏击的理想场所。担任前卫的红31团3营指战员纷纷请战,击垮尾追敌军。3营党代表罗荣桓向朱、毛报告了这一建议,得到采纳。毛泽东立即主持召开红4军前委扩大会议,决定利用大柏地山区的有利地形,以主要兵力埋伏在瑞金通往宁都大路两侧的高山茂林中,布成长形口袋阵,以一部分兵力引诱追兵进入伏击圈,予以围歼。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粟裕:“这天正是阴历除夕,我们闯到土豪家,把土豪准备的年夜饭吃了个精光。吃饱喝足以后,我们离开大柏地,埋伏在石板道两旁山上的树林里……”

  〔雨后复斜阳〕唐温庭筠词《菩萨蛮》:“雨后却斜阳”。

春节又至,当我们尽情享受和平年代的喜庆祥和之时,不妨回眸历史,从老一辈革命军人身上感受那四海为家、一家不圆万家圆的牺牲奉献精神和乐观主义豪气!

  〔大柏地〕在江西省瑞金县城北六十里。一九二九年一月,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军由井冈山向赣南进军。二月十日(正值春节)至十一日,在大柏地击败尾追的国民党赣军刘士毅部,歼敌近两个团,俘敌团长以下八百余人,并缴获了大批武器。这是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的红军部队离开井冈山后打的第一个大胜仗。这首词是作者一九三三年重过大柏地时所作,当时他已被调离军事领导职务,专任政府工作。

在焦急的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地缓缓滑过,显得格外漫长。下午3时许,刘士毅旅2个团被红军诱进了口袋阵。东、西两侧伏兵立即向后迂回出击,紧紧扎住“袋口”,然后发起猛攻。尽管红4军自下井冈山以来连战不利,弹药匮乏,身心疲惫,但全体指战员抱定必胜之心,“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在血泊中挣扎”。朱德带队冲在前头,就连平时很少摸枪的毛泽东也提枪带着警卫排向敌军阵地冲锋。鏖战至次日正午,歼灭刘士毅旅2个团大部,俘虏敌团长以下官兵800余人,缴获长短枪800余支,重机枪6挺。刘士毅残部溃败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