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的岁月,总有那些青涩的过往。追忆那些青葱的岁月,总有一些印痕还弥留在我们脑海当中,想挥却怎么也挥不走。初中,那些青涩的过往,总在不经意间爬上脸颊,那与人欢笑的交谈之中,总会穿插想起那些往事。还依稀记得她的脸庞,曾经的轰轰烈烈,曾经的海誓山盟,可总在那些过往烟云中消散而去,而那些依稀的记忆,却总在脑海,在那个特定的时刻,在那一首特定的歌曲中又拉上帷幕。

上过小学的简友们,或男或女都应该有过或目击过下面类似的经历吧

坐在后面的男生会时不时的拉一下前桌女生的辫子,又或者是在下课时间手贱就去拉一下,然后女生要么转过身声音如蚊子叫般责问你干嘛,要么就摔你铅笔盒和书本、要么就告老师。

美国———

时光转眼间回到了十年前,那些中学的浪漫时光,却因为她的出现,而为我的人生,甚至为我以后的轨迹都添加了别样的一笔。是她成就了我,同时也毁了我。而她呢,她如今又过得怎样,还是以前那样的灿烂笑容吗,还是以前的清纯。这些我早已不知,我只知道在远方,在另一片天地,在我的心中时刻留着她的影子。

小学的6年(或5年)过的是最最最简单,没杂念没负担的,不用太多地考虑考试失败会怎么怎么样,唯一的任务就是每天尽情地玩,在学校玩,回家后还是玩,因为都是直升到所属区县的中学。那时候男孩子们都比较调皮,碰到班级里长的好看、学习好、又脾气好的女生,就会去欺负她。

  一家三口(林泽、夏静媛、林锡瑜)在餐桌前早餐,安静的不能再安静了。

读初二的时候,由于家庭原因,也由于厌烦了学校里的争闹,我就由当时的中学转到了另一个镇上的中学,开始了我在农村里的又一场校园风波。我也不知怎的,不管在哪里,总能得到大家的关注,不是别人争相模仿的对象,却总成为学校的害虫,害群之马,害群之马,说的就是我。果不其然,到了那所中学以后,我又很快成为了老师、同学眼里的坏学生,就当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我却无意中得到了一个女生的赏识,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开始了我和她之间的烂漫而又刻骨铭心的魔鬼爱情。

马尾辫在当时比较流行,单根或者左右两根的都有,小学每个班级总有那么几个学习成绩好、长的漂亮的女生、或者性格开朗的女汉子,这些在老师眼里都是不用老师操心的乖乖女。

  “锡瑜啊!”夏静媛突然叫道正在专心的吃饭的池安律,不知道有何居心。

一到学校后,我就被分到了教室的后一排,并不是老师对我不关注,而是所有插班生不争的结局。每一个插班生,也是每一个差学生,都得坐教室的后一排的。不管是插班生,还是差学生,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都是有问题的学生,所以只有他们才会遭受这样的待遇。而我这个插班生,而我这个也是真正的问题学生,也就在入校不久,就真正成为了他们眼里的问题学生,而且还是大大的问题学生。很快我就和那些差生拉帮结派,成了同党,也很快在班上引起了争议,也很快成为了教室里上课吵闹,下课闹事的坏坏学生。而这些都统统被一个女生看在眼里,而她就是和我以后牵手的人。

大伙在一起念到6年级毕业都没分开过,顶多也就多出来1、2个插班生,互相都熟络到不行,男孩们都还没到发育的年龄,不过女孩子身体上逐渐的产生些变化,渐渐的开始懂事了,也知道男女不能有太过亲密的接触,于是对这种接触性的”骚扰”开始反感起来。

  池安律抬起头:“干什么?”

进了那个班,我很快就得到了全班大多女生的关注,并不是因为我学习好,而是因为我嘴角边上那坏坏的笑,和我邪邪的酷酷的面容,很快得到了全班大多女生的亲睐,甚至别班的女生也会不时的向我投来挑逗的目光。但这段时间非常短,不久我就露出了我的弊端,打架闹事,惹是生非,那些女生就开始对我有些讨厌了,随着我这些行为愈演愈烈,那些女生就开始厌恶我了,再也不会给我投来欣赏的目光,而眼里竟是仇恨,因为我让她们不能好好学习了。毕竟学生时代,我们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学习的,而帅哥,真正的帅哥也只有那些长得帅且还能够认真学习的男生才配得,而我,则不配。我的意识就更加消沉,每天上课不是跟那些差生打闹,就是睡觉,别的就什么都不做了,而这些却被她看在眼里,直到一次校报上刊登出我的文章,她才第一次跟我说了话,她才第一次正脸走进了我的脑海。

班上有一个比较害羞、成绩好、亭亭玉立的女生,叫她M女吧,她就是那种老师喜欢的乖乖女,扎着马尾。很多男生都会去欺负她,但会很隐蔽的抓着辫子一拽,不过N男才不会介意这么多,因为在他看来,他们很熟,欺负欺负是在联络联络朋友之间的友情。

  “明天你回国到浅之中学上学……”如果夏静媛的上一句话没有吓坏林锡瑜,但是这一句话既把林锡瑜给吓着了也差点把她给噎死。

虽然我不学无术,但我平时里爱看小说,且热爱写作,每天都要写一两篇文章,来缓解校园生活的苦闷。而就是那次不经意间落下笔记本,却被她捡到,她看了我的文章很是欣赏,就背着我,偷偷撕下一篇投到了校报,很快我的文章就在校报发表了。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只是笑笑,却不知是谁替我投的稿。也很快我的文章得到了学校老师领导的赏识,他们就找到了我,可我对于这些,对于这些名啊,利的,都不在乎。我只喜欢写文章,而写完了就放在那,至于发表我是不管的。他们对我一番了解后,就要到了我的笔记本,看了后又是大为欣赏,把本本拿去复印了一份,之后我就不知去向了。我还是每天混混沌沌的过着日子,可不料半年后我的那些小说竟然得以发表了。我得知了哭笑不得,笑了笑就算了事了。却不知这部小说的发表,却为我今后,为我以后的日子,埋下了更加灿烂的一笔。

接着就可以听到她短促的一声惨叫,弱弱的说一声:干嘛啦你。哭和不哭取决于她有没有真的生气。如果是平常的撒撒娇,这种指责就变的毫无威慑力,男生是根本不会放在眼里的,后果就是这种互动会越来越频繁,假如M女真生气,会哭,但也不会哇啦哇啦的嚎啕大哭,只要动静不大,是不会惊动到老师的,何况她是那种不会打小报告的人,所以不用担心被老师知道。

  “干什么?”这三个字顺理成章的成为林锡瑜的新口头禅。

一天,我又正在写文章,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我还以为我又犯眼黑了,我抬头一看,却看见一个女生腼腆的看着我。我也看了看她,只感觉她长得很清纯,别的却没多大兴趣,我就让她挪一挪,别挡着我的光。可我说了一遍,她并没有让,我又抬头对她说了一遍,她还是没有让,我还以为她是哑巴,就没有再理她,又低头写小说。可写了一会,她还是站在原地,我想这个女生怎么这么奇怪,跟她说话又不理。就又抬头,说,“你找我有事。”这时,我才看到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我拉过一条位子,让她坐下。她这才乖乖的坐了下来,依然很腼腆的看着我。看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当时还感觉,我这个混世魔王,怎么第一次在女生面前不好意思了,真丢脸。我接着就问她找我有什么事,她却依然这样看着我,没有紧张的述说着她的来由。这样我才得知她是欣赏我的文章,想来跟我学习。我思前想后,突然意识到这些不会都是她替我做的吧,上次我的笔记本掉了,是不是她给我交上去了呢。我就这样无意的问了一句,果然得到了她的证实。我当场就生了气,大声跟她说话,并骂了她,说了好多难听的话,开始的时候她还是腼腆的看着我,有些害怕,等我骂完,她就委屈的看着我,哭了。这辈子我见不得女生哭,她呜呜咽咽的哭了十来分钟,我一阵心软,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并表示我的原谅。没想到的事,她突然抱住我,把头拍在我的肩膀上,哭得更大声了。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突然感到了一个男人的责任,我突然感觉我长大了。自从这件事后,她就经常来请教我文章,并给我补习功课,慢慢的我学习也渐渐好起来,而她的作文水平也逐渐提高。这样一来二去,我们就产生了感情,在一个月圆之夜,看着满天的繁星,我向她表白了。

大部分的男生在见到女生哭后都会收敛点,但这种情况毕竟也维持不了多久,风头过去了,还是会继续。

  “怎么了?”林泽不明白林锡瑜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大“正好你哥哥锡晨也在那里啊,你们可以互相照应…”

那天我们相约走在校园的操场上,我们就这样走着,和平时一样聊着我们俩都热爱的写作。可聊着聊着话题就岔开了,我聊到了我欣赏的明星,我聊到了我热爱的城市。渐渐的我就把话题拉到了她的身上。我突然发觉,她开始有些紧张了,向前走着,不敢看我。我这时也鼓起勇气,跨大两步,一把抓住她的手,第一次,她死劲挣脱开了。第二次,我又去牵,她还是挣扎,可挣扎了两下后就停下了,任凭我拉着她的手。我第一次感到了另外一个女生的体温,我也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做温暖。原来的时候,我总喜欢我行我素,总把自己看得很高,把别人都当傻子,认为自己是世界上了不起的人。可当我跟她接触以后,我开始慢慢觉得交朋友其实也很有乐趣,以前跟那些狐朋狗友,只知道一些打架闹事,喝酒耍疯。可跟她接触后,我慢慢的变了,我突然觉得,其实做人也可以这样清闲,其实做人也可以这么温柔的。就这样牵着她的手,我鼓起勇气,向她说出了那三个字,她迟疑了一会,接着就看着我,点了点头。那天,我第一次亲她了,我感觉到了她嘴里的芳香,我也第一次知道了其实爱情也这么美好。

最后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呢,老师都会的必杀技,叫家长。还是小学生时不到13岁,见到爸妈都会害怕,只能畏手畏脚低着头站在老师办公桌旁边接受批评,我相信这种时候,男生内心真实的活动应该是:诶,那么啰嗦,老师你这都落伍了,我们又没干什么,小题大做的,只是在和她闹着玩而已。。。

  既然林泽都这样说了,那就证明他真的不知道,林锡瑜厌恶林锡晨已经到达不可救治的地步。

就当我们正这样甜甜蜜蜜的过着我们的幸福日子的时候,事件发生了。那些曾经对我爱慕的女生,那些喜欢好事的女生因为嫉妒,就在一天我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拦住了她。接着就是对她一番拳打脚踢,她没有反抗,她也无力反抗。等我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看到她满脸是伤。我问她怎么了,她只说没事,我问她真的没什么,她只说不小心摔了一跤。过后,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就四处打听,知道了内幕。一天,我就约了几人,找到了那几个女生。也是对她们一番打骂,后就甩手走了。可谁知没走多远,她们就叫来了一群人,跟我们大打一架,我们双方打得异常激烈,难舍难分,过后,我们还把几人打进了医院。后来这事被学校领导知道了,就找到我们几人,要对我进行才处分。却一时想不出处分的力度,轻了不足以平民愤,重了又不好对家长交代。可那一方家长却很强硬,说我们出手太重,情节异常严重,要求学校开除我们,不然就上报公安机关。学校迫于压力,只好妥协。当我父母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对我又是一阵打骂,就带着我去学校跟领导求情,好说歹说,终于答应不开除我,但却要求我立刻转学。就这样,我又要离开这个城市。那天我就去向她辞别了。

之前提过N男家和M女家关系特别好,双方的老妈都是认识的,然后就也会在对方家里聚餐,因为也可以算是从小玩到大的,父母们都会拿M女和N男开玩笑,说将来他们俩就是青梅竹马,长大后就结婚了吧。而每每这种时候,M女都会躲到她母亲身后,然后被全家嘲笑胆小害羞还脸红。

  虽然林泽不知道,但是夏静媛知道啊!但是她好缺德啊,因为:

我先去了学校,老师说她几天没来上学了,听说也要转学。我就四处打听,找到了她家。那晚冒着暴雨,我就去到她家了。我去敲她家门时,却总是没人来开门。我就在外面死劲叫。这时,我看到她趴在窗户上,看着我哭。我问她怎么了,她只是哭,不说话。我说你怎么不给我开门。她还是向以前那些委屈的看着我,依然一个劲的哭。我问她,你被家人锁起来了,她看着我,点了点头。就在我说你家人怎么能这样的时候,一把伞突然停在了我的上空。

有一次,N男在学校又欺负了M女,然后M女终于没忍住告诉了班主任,很快家长就被叫去了,N男老妈回家后,就训了儿子:老师说你对M女耍流氓。虽然N男一副很委曲的模样,不过在他老妈面前显然都是没用的,N男认为仅仅是拽个辫子就用耍流氓来形容也是太过份了。

  “锡瑜,既然你爸爸都这么说了,你就去吧!”听完夏静媛的话,林锡瑜在内心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我回头一看,是个女人。这时,她向我说话了。

不管前一天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日子照样过,不会因为老师叫过家长了小孩就不来学校了。小学生的世界非常简单和纯粹,比如N男因为觉得M女好看,才会经常去欺负她,去吸引她的注意,但还那么小,谁都不知道小孩子心里面的喜欢代表着什么。

  “OK……”谁知道林锡瑜此时此刻的生无可恋。

小学毕业了,他们去了不同的初中,联系渐渐少了,直到三年后在高中的时候。。。

中国―――


  林锡瑜站在马路边无聊的等待绿灯出现,等了很久很久,绿灯终于出现了。

Posted on #简书 By Daniel
Zhu Using
Letterspace

  林锡瑜刚要过马路,就有一个人“偷袭”的拍了下林锡瑜,一回头就看见扎着马尾辫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