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边,唤起辽远的梦景与梦趣:

我们应为之庆幸

惊拢后一切恢复到初始的平静。宁谧的夜色下依稀可见虫儿的啁啁声,更衬得这无边的夜色撩人的伤怀和感触。在这种环境下,最易勾起人的伤怀往事,浅影里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氛,停了多时的抽泣声又断断续续的响起来。

  我不由得惊悚,我不由得感愧

为着彼岸的成功光芒

听闻此处,冰漓早已禁不住这二十余栽漂泊江湖的孤寂清苦,潸然泪下,浸湿衣巾。

  障眼的盲翳,重见宇宙间的欢欣。

露出内敛的光芒

图片 1

  这不可比拟的一切间隔的毁灭!

在追求与进取中忘却了抱怨

一个清瘦颀长的身影慢慢地走近她,兀自静立了好一阵,跃跃欲试了几番,方才去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师妹。”

  嘲讽我这蚕茧似不生产的生存?

这幼稚与青涩与成熟的过程

文 ▏庄九夫人
上一章 歌舞红颜事不休

  我更不问我的希望,我的恫怅,

在现实与梦想中萦回

“此是何人?怎么声音似曾相识?”冰漓向叶天凌抬头问道。

  惊不醒这沈醉的昏迷与顽冥!

青春的神圣啊

每日一问
多少事浮生若梦,多少人终成过客。冰漓为什么会觉得水芷清的声音有一种熟悉的错觉?

  这或许是我生命重新的机兆;

向上的青春,梦想初现的轻狂

琴声由刚才的激昂慷慨既而变的深沉浑重,最终化为一声叹息,渐息,渐渐息。一如寂廖阑珊的月夜,苍苍茫茫的江头,薄暮寒烟里,在漆黑辽阔的夜幕中,丝丝淡去,留下的只是一层薄薄的,难以寻觅的印痕。

  我的热情的献致,容许我保持

多少的清晨,白昼,黄昏

叶天凌淡然一笑,挥挥手让侍女给两人琉璃盏中斟满酒,道:“观了曲舞,也不能辜负这如许美酒。”

  在艳色的青波与绿岛间萦回,

我心的回往

然而,在一切淡的化不开,放不下的时候,忽而弦音一调,一声高亢,转而一切停顿,静止无声。仿佛时间行止不前,万物不复存在,千转百回之中只有那几声曲调,让人,魂牵梦绕,经久不息。

  变一颗埃尘,一颗无形的埃尘,

多谢青春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不知是累了还是想通了,只见浅影里的人儿轻抚了一下衣衫,从斑驳陆离的阴影里站起来,狠狠地握了一下拳头,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目录
下一章 美意金樽酬静女

  迷惘,迷惘!也不知来自何处,

赞叹这助我向上的力量

浅影里人望着夜色漫卷,轻烟笼罩的湖面,依旧怔怔的发愣。夜深露重,寒气袭人,禁不住把拢在一起的胳膊拢得更紧些。

  是何来倏忽的神明,为我解脱

像马蹄莲英英的爽露

多少事浮生若梦,多少人终成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