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广大电视工作者按照“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要求,凝心聚力、真情抒写,把一批优秀电视剧作品奉献广大观众。这些作品紧扣时代脉搏,聚焦社会变迁,把握文化根脉,在荧屏唱响振奋人心的时代主旋律。

年代剧《老酒馆》甫一播出便获得了广大观众的追剧、热议。该剧由编剧高滿堂、导演刘江、戏骨陈宝国、秦海璐等强强联合创作,该剧在诸多方面都达到了高水准。业内常讲,年代剧创作,一流作品情怀加故事,二流作品只见传奇故事,三流作品把重点放在男女八卦上。据此来看,电视剧《老酒馆》无疑属于一流作品,整部剧看下来,犹如一坛烧刀子酒下肚,既酣畅淋漓又醇厚绵长。这种老刀子酒的强烈味觉记忆正是让观众追剧的理由。该剧以坚实的民族精神与缜密细节构建中国故事,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不仅是一部呈现出经典品相的大男主剧,同时也是一部抗日剧。从上述几个方面综合来看,《老酒馆》对当下电视剧创作尤其是年代剧创作无疑起到引领示范的作用。

陈宝国在剧中饰演陈怀海。

——编者

年代剧要想具有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必须准确把握历史真实同艺术真实的关系。任何文学艺术都不可能达到历史真实的完全呈现。“逝者如斯夫”,生活在当下的我们谁也无法穿越漫长的时光隧道回到过去,每一种历史言说实际上都只能被一个视角所照亮,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真实性。虽然对历史真实的向往是个永无止境的追求过程,但是对于年代剧来说,所有主创人员都要将既好看又让观众获得正确的历史认知视为己任。电视剧《老酒馆》中的故事始于1928年,这一时期,东北实际上已成为日本的殖民地,电视剧对此还原比较充分。观众看到日本占领下的大连的真实生活,主人公陈怀海从“抬参”的山里,来到大连好汉街开酒馆,就是这样一群殖民统治下的小人物演绎了《老酒馆》的故事。

距离上一部《老农民》播出已有5年,作为金牌编剧高满堂的“老”字系列的第三部,同时也是高满堂与演员陈宝国的第六次合作,电视剧《老酒馆》备受关注。昨天,该剧正式宣布定档8月26日,将登陆北京卫视与广东卫视晚间黄金档与观众见面。

深情礼赞新中国七十年光辉历程

地标性是准确还原历史的重要支撑。好汉街、山东老酒馆、烧刀子酒、干面盆等都是不可移除、独一无二的地标,从这里走出了一群闯关东的血性男人,这既是叙事策略,也是历史厚度,它们构成人们对历史真实的一种认知,观众跟随故事走进历史。《老酒馆》的文化底蕴有两点。一是江湖文化。陈怀海是一个典型的闯关东的山东好汉。他的山东小酒馆犹如江湖上的一叶孤舟。“来的都是客,喝酒是缘分。”二是酒馆的烧刀子酒文化。烧刀子酒是流行在东北的烈性酒,可以说没有喝过烧刀子酒就不能算东北人。《老酒馆》里,来喝酒、会喝酒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剧中老白头,他居然能够通过喝酒喝出酒缸有裂缝,说这缸烧刀子去了杀气,陈怀海检查过酒缸后对他刮目相看。不仅如此,他还有他的酒哲学。所谓“只管品酒不扯家事,妙处即无语”,这里能够喝出酒的最高境界的便是老二两。他不破规矩,不赊账,一句口头禅是“今儿又没白过”,虽然这句台词很平淡,但是听起来别有一番味道,他每天都喝二两小酒就不算白过了,他是整部剧中活得最明白的一位。通观全剧,酒文化极大地提高了《老酒馆》的辨识度。

与上一次的二人合作略有不同,这一次《老酒馆》的主创团队还有一位大家熟悉的知名导演刘江。此前曾以《媳妇的美好时代》《咱们结婚吧》等剧为观众熟知的刘江,这次也是第一次涉猎民国题材,同时也是第一次与高满堂、陈宝国合作。虽然是首次合作,但三人都颇感意犹未尽,并相约一定还要“继续一起拍下一部作品”。

杨明品

《老酒馆》的成功还有赖于大男主人物的塑造。陈怀海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社会动荡中一路拼杀而来,他有浑身本事不说,还能够为了谋生,带着一帮弟兄来大连好汉街开酒馆。他是荧屏上立起来的崭新的东北汉子形象。他重弟兄情谊,对人坦诚仗义,嫉恶如仇,最后走向了抗日。剧中精心设计的他三次背人是神来之笔:一次是在干面盆背小晴天回好汉街,这是仗义;第二次是背他的妻子小棉袄她娘回家,这是情义;第三次是背牺牲的哑巴,这是正义。仗义、情义、正义,观众一步步感受到陈怀海的人物品格,他的形象也随之变得立体丰满。剧情最后,陈怀海在酒馆的酒缸前有一场很长的戏,他一个个地历数这些酒缸主人的历史,他们的人生和陈怀海的思念、感悟融为一体,撼人心魄,感人泪下。演员陈宝国的表演也为人物增色不少。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讲述闯关东来到东北的小人物陈怀海,历经磨难和兄弟们在大连的好汉街开了一家“山东老酒馆”。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国庆是国家的节日、人民的节日,也是优秀电视剧的播出盛典。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家广电总局组织开展百日展播行动,推荐播出86部优秀电视剧,央视、省级卫视和主要网络平台正在陆续播出。

剧中除了大男主,其他人物也是性格鲜明、各有特色,该剧再次印证了艺术假定性的最高形式还是人物的道理。这里,不得不提该剧的台词设计。人物语言是人物性格的有力支撑,也是故事发展的根本环节,因为剧作阶段必须话赶话地往下写。试举两处:陈怀海租房开酒馆遭遇了一场“死人官司”,了结官司后,三爷要换地方去租,陈怀海说:“一开门死人变活人,这不活脱脱一出好戏吗,咱们在关东山看过这样的好戏吗?咱们老酒馆是有戏的地方,这戏刚开始,不能挪地方。”再如,谷三妹“色诱”老蘑菇时,老蘑菇说:“妹子,你心真热。”谷三妹说:“对谁都热还不得把我烫死啊?”等等,这些台词是睿智的,也是有深意的。

再一次书写“闯关东”的题材,又是将故事背景设置在自己的家乡大连,编剧高满堂透露,这个老酒馆的故事其实是写给父亲的。据他介绍,其父正是当年闯关东来到大连,也开过一家老酒馆,个人性格与剧中的男主角陈怀海有不少相似之处。高满堂直言,他在陈怀海身上寄托了对父亲的崇拜,同时又塑造了一个完美的父亲形象。陈怀海对待子女慈爱和善,对待妻子情深义重,对待酒客则以诚相待。小小的一家老酒馆,见证着南来北往的各色人等,也折射出最为宝贵的仁义精神。

这些献礼剧紧紧围绕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一主题,是近年来我国电视剧优秀作品的集中展示,也是电视剧创作引导扶持机制成效的集中检验。献礼剧题材多样,风格多样,注重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注重现实主义创作,讲述历史,记录时代,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

《老酒馆》还是一部抗日剧。该剧后半部分基本上都在抗日。该剧没有像其他抗日剧一样表现拉队伍等,但是始终昂扬着一种抗日情绪,这种情绪既表现在陈怀海身上,也表现在说书人等其他人身上。最后,地下党谷三妹包括马旅长直接参与了武装抗击日寇的斗争。小棉袄、金小手、哑巴等为抗日先后牺牲。当然,《老酒馆》也存在些许瑕疵,有观众指出三个女人的戏有些过了,但是整体而言,并不影响该剧的品质。

此次饰演陈怀海,陈宝国则表示这似乎是其等待多年的一个角色,“案头工作做了四五个月,但感觉为这个人物的准备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人到中年,陈怀海这个角色来得正是时候,遇到这个角色是我的运气,我会把自己对于生命的一些感悟通过这个人物抒发出来。”陈宝国透露,这部戏里他贡献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多的哭戏,“戏演了40多年,头一回这么哭。拍戏时这个人物就一直纠缠着自己,每场戏都是干货,都是掏心掏肺的演,拿出自己的真。你不感动自己,又怎么感动观众?”

献礼剧是对新中国孕育、建立、发展历程的深情回望。它们从不同侧面切入,展现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不同年代、不同领域、不同人群丰富多彩、激情洋溢、挥洒人生的奋斗岁月。电视剧《外交风云》首次聚焦新中国外交舞台,全方位再现了日内瓦会议、万隆会议、周总理访问非洲、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等一系列波澜壮阔的外交历史,揭秘国际格局的风云激荡和新中国打破外交围困、掌握世界变局、赢得一场场外交胜利的艰难曲折,描写了老一辈革命家高超的外交韬略、灵活的外交技巧、独特的人格魅力,实现了历史高度、时代高度、精神高度的统一。重大革命题材历史剧《伟大的转折》艺术再现遭受湘江惨败之后的中央红军从1934年12月进入贵州到1935年5月出贵州、彻底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围追堵截的过程,客观真实地描绘了极端艰难极端残酷的斗争,展现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创建新中国的初心使命、艰难曲折和巨大牺牲,且融入对重大党史事件研究的新成果新认识,展现出同类剧中历史真实性的新高度,显示出在史诗性、时代性、审美性、思想性相统一方面的可贵探索。可以说,献礼剧中的革命历史题材剧、年代剧都在审视历史,回答“红色政权是从哪里来的、新中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这一历史命题,用人物的命运与浮沉探求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新中国为什么行的历史答案。

三年前就开始和陈宝国商量这个故事,高满堂也表示这一次自己在故事里尝试了很多新的手法,他尝试给民国剧增加了不少情趣,选择以东北的酒文化切入,就给这个故事找到了一个闪光点。“以酒说事,以酒品人。这些以陈怀海为代表的东北汉子在故事中往来穿梭,构成了一幅民国时期东北地区的民俗画卷。”高满堂觉得,新剧的故事和情感都很浓烈,是因为自己寄予了不少情怀在其中,也认为“年轻观众需要了解父母的故事,了解爷爷,以及爷爷的爷爷。”

献礼剧是唱给改革开放和新时代的热情赞歌。献礼剧把审美的目光聚焦改革开放和新时代,注目社会发展,展现普通人在时代浪潮中改变命运的传奇经历,从不同角度深刻反映时代巨变,折射千千万万奋斗者的身影。有的聚焦改革开放给神州大地注入的巨大活力,有的聚焦全面深化改革带来的深刻变革,有的聚焦社会发展中百姓的酸甜苦辣和奋斗状态,用一个个凝缩着丰富社会内涵的人物形象,诠释当今中国人的时代使命与奋斗成长。《陆战之王》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大胆深入军改后强军建设领域,紧扣新兵张能量和老兵牛努力的成长故事,塑造了极具典型性的新时代军人形象,阐释了强军之路的历史逻辑与现实逻辑,有力提升了军旅题材电视剧的政治站位和思想高度。《空降利刃》用基层连队的变化折射我国军队现代化道路上波澜壮阔的画卷。都市励志剧《遇见幸福》从三位80后发小跨越时光的重逢开启当代青年人常见的酸甜苦辣的生活故事,展现了三代人通过不懈奋斗实现初心回归、努力追寻幸福生活的人生故事。《激荡》和《在远方》讲的都是当今商界传奇和励志故事,生动勾勒出中国人在奋斗中追求幸福的人生剪影。

“但新的创作方式并不意味着就要给戏洒狗血,要强加各种没有逻辑的巧合与偶然。”在高满堂看来,这些年国产剧的悬浮和浮躁已经蔚然成风,“都成了磁悬浮了”,很大程度上是年轻编剧们过于相信自己的智慧,而丢掉了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的创作方法。擅长于进行类型剧拍摄的刘江则表示,第一次看到剧本大纲就很感兴趣,这次的故事在民国剧的创作上找到了某种新意,“故事将悬疑、喜剧、浪漫情感等多重元素融入家国同构的大主题,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强情节剧,而是拥有极其丰厚的内蕴,在伞形的结构中铺陈布局,到结尾处十分震撼人心”。他希望借用自己此前拍都市剧的经验,通过剪辑、声音等创作手法,将民国剧拍得好看起来。剧中在原始森林的造型甚至参考了奥斯卡得奖影片《荒野猎人》,“民国题材固有的受众群不会变,但我希望通过这些努力,让更多的年轻人也愿意看。”

献礼剧从时代和生活中汲取创新力量,把现实主义精神与浪漫主义情怀结合起来,给观众昂扬向上的审美体验。剧中的主人公尽管历尽艰辛、遭受挫折与困难,但都坚守理想信念、不懈奋斗,完成了自我超越。年代剧《老酒馆》聚焦大背景下的小人物,热情歌颂了中国人的仁义礼智信,为当代社会的精神铸造和文化自信提供了滋养。这些电视剧描绘了新中国历史与时代的精神图谱,记录着当代电视剧创作举精神之旗、立精神之柱、建精神家园、提升精神高度的探索跋涉。时代在呼唤、人民在期待,电视剧应该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思想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深处探寻,进一步丰富文化内涵,增强艺术价值,实现导向性、艺术性、观赏性的统一,成为高远志向、良好品德、高尚情操的引领者和塑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