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标志性建筑巴黎圣母院突遭火灾,令世人扼腕。尤其是建筑中部的尖塔,已在这次大火中倒塌。“这个倒塌的尖塔,在建筑史上是很有故事的。它是19世纪法国最杰出的建筑大师维奥莱-勒-杜克的标志性作品。”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规学院教授常青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1345年完工后经历了五个世纪的风雨剥蚀和人为损坏及维修等变迁,特别是法国大革命时期,它曾遭遇严重破坏,后又经历大规模修复。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18时50分,巴黎圣母院圣母院发生重大火灾。据悉,失火点位于教堂阁楼处,在火灾发生时,它正在进行翻修。屋顶周围竖立了脚手架。大火导致其尖顶坍塌,中后部的木质屋顶完全被烧毁,而其石制的拱顶大部分得以保存。

撰文:操傲文

美丽的尖塔源自勒-杜克修复

巴黎圣母院(Notre-Dame de
Paris)是欧洲历史上第一座完全哥特式的教堂,也是巴黎历史悠久最具代表性的古迹之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此次火灾的发生震惊世界,也对这座历史悠久的老建筑造成不可逆转的创伤。

图源巴黎圣母院官网

常青教授的专业合作者之一、同济大学特聘教授本杰明·穆栋,曾任巴黎圣母院修缮工程负责人。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连线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副系主任张鹏副教授和城市规划系邵甬教授,两位建筑专家均表示:“巴黎圣母院究竟要修复成什么形态,或许将引发建筑修复领域的巨大争议。”

当地时间4月15日18时50分,巴黎圣母院发生重大火灾。数百年来,巴黎圣母院一直是法国艺术品和文物的重要收藏地,其中包括三部管风琴、大钟以及一些油画和雕塑。

穆栋曾在多个场合讲起过勒-杜克当时修复尖塔的故事,并在常青担任主编的《建筑遗产》学刊上,对这一修复过程进行了完整而详细的叙述。原来,当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1831年出版的小说《巴黎圣母院》取得巨大成功后,人们开始对这幢中世纪建筑投来了关注的目光。彼时,巴黎圣母院的破败状况令人触目惊心。

图片 1

据法国媒体Franceinfo报道,当地时间15日晚,巴黎圣母院神父Patrick
Chauvet表示,圣母院内最重要的文物——耶稣受难荆棘冠已经被成功抢救。除了荆棘冠,路易九世的一件长袍也已被成功抢救。但不少其他文物的状况依然未知,其中包括三部管风琴、大钟以及一些油画和雕塑。

同一时期,法国开始进行国家文物清点,设立了文物建筑总监一职,并成立了文物建筑委员会。1842年,巴黎圣母院修缮工程的竞标结果公布,265万法郎的预算资金也迅即到位。结果,年仅30岁的勒-杜克赢得了合同,此前他曾与合作者负责维孜莱教堂的修复。

巴黎圣母院标志性的尖塔。 东方IC 图

图片 2

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工程从1844年4月20日开始,直到1864年5月31日结束。修缮工作大刀阔斧地展开,各项工程花费总计800万法郎。穆栋说,整个修复工作是在勒-杜克极端严谨的指导下进行的,最好的例证就是“尖塔修复”。在仔细研究了13世纪的圣母院遗迹后,勒-杜克通过历史分析方法推断出建筑的最初格局。他通过结构分析,找到了废墟的薄弱之处以及可能的病因,由此制定了复原计划,其中包括必要的改动和一系列加固措施。在对圣母院外轮廓进行整体考虑时,勒-杜克认为,有必要把尖塔适度提高到13米。后来,“尖塔修复”被他收录在其著作《11世纪至16世纪法国建筑词典》中。

勒-杜克设计的尖塔结构或成最大损失

荆棘冠图,图源法新社

所以,正是勒-杜克的这一版修复,让巴黎圣母院有了一座美丽的尖塔,在第一时间就能吸引游客的注意。但这美妙背后是建筑师的严谨,勒-杜克娴熟地运用历史分析、结构分析、建筑分析等方法,为这一修复工程注入浪漫的创意。

媒体报道显示,巴黎圣母院标志性的尖塔已在大火中坍塌,在张鹏和邵甬看来,这可能是此次火灾造成的最大损失。

巴黎圣母院之于人类文明已超出了建筑的物理意义,在艺术的高度上它亦对后世影响深远。

法国完全有能力让巴黎圣母院恢复原貌

巴黎圣母院的尖塔由法国着名建筑师维奥莱-勒-杜克在19世纪时主导修复完成。他通过尖塔在13世纪的残迹推导出尖塔的原初形态;并为了和教堂整体构建正确比例关系,将尖塔高度从原先提升13米。此次修复被视作文物修复领域的代表,经大火损失后,复原难度较高。

三组油画

穆栋曾援引20世纪著名历史学家马塞尔·奥贝尔的话评论勒-杜克的修复工作:虽然有些原则仍值得商榷,但修复中所体现出的诚意和天赋值得所有人尊重。这是19世纪最具象征意义的修复,同时它也见证了文物建筑保护部门的诞生,从而成为这段遗产保护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火灾应该没有损伤到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被焚毁的主要是木质屋顶部分。”邵甬说。“由于巴黎圣母院一直有完整的电子信息档案和修复预案,对木结构的复原应该难度不大。”

《圣母往见日》

常青说,勒-杜克在而立之年领衔这一修复工程,通过缜密的考证和推理,提出了不应抱残守缺,而要创造性修复的思想,以重现历史建筑原初的精神风貌,与中世纪的伟大工匠跨时空对话,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壮举。而尖塔正是勒-杜克根据所留残迹所作风格性重建的一处重点。也正是在这一点上,这位大师受到过学界的一些关于原真性的质疑和批评。“我们不必用今天的原则和标准去苛求前人,毕竟尖塔早已成为了巴黎圣母院整体艺术价值不可分割的载体。”

邵甬是巴黎圣母院修缮工程负责人本杰明·穆栋的专着译者,也是穆栋本人的好友。在她看来,此次火灾将引发的最大争议或许不在技术领域,而在:受损后的巴黎圣母院究竟应该修复成什么形态?“围绕修复,有许多不同的理念和争论,巴黎圣母院未来的修复,将引发建筑、文物等领域的广泛讨论和争议。”

图片 3

巴黎圣母院这栋哥特式建筑既是法国的著名景点,也是全人类共同的建筑文化遗产。对此,常青表示:“从目前的修复技术和水平来看,法国建筑界和文物修复界完全有能力让巴黎圣母院恢复原貌,尖塔的修复自不待言。”

图片 4

巴黎圣母院里最著名的油画要数Jean
Jouvenet于1716年所作的《圣母往见日》,位于圣吉约曼礼拜堂的西面墙上,是一幅18世纪的杰作,也是罕见的巴洛克风格祭坛遗迹。皇家绘画和雕塑学院的画家Jouvenet
是与尼古拉·普桑同时代的画家,在这幅《圣母往见日》中也可以看出普桑的影响。

勒-杜克修复巴黎圣母院 本杰明·穆栋 图

13幅巴黎圣母院《五月》系列巨幅画作

历经多次修缮:不同理念造就今天的巴黎圣母院

图片 5

邵甬介绍,在本杰明·穆栋的作品中,对巴黎圣母院历史上的修复过程有详细介绍。其中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巴黎圣母院建成至法国大革命前期,对于圣母院的修复基本秉承“小修小补”的理念,对整体结构未有较大改动:1753年,中世纪繁复而黯淡的彩色玻璃被透明玻璃所取代。1787年,建筑师帕维移走了雕像、滴水口和顶端的装饰等一切悬挑在半空的东西;为了能容纳游行队伍的华盖,杰曼·苏弗洛拆掉了
“最后的审判”大门的柱墩和最下方的门楣。1787年,十字耳堂的尖顶因为状况不佳被拆除。

图片 6

第二阶段开始于1844年,在法国大革命后,这座古老建筑曾受到严重破坏,修复工程由勒-杜克主导,他认为文物建筑的修复目的不是为了创造艺术,而是服从那些业已消失的艺术,从而恢复和延续建造之初的理念。他设身处地视自己为13世纪的建筑师,不为保存而保护,而是创造性地修复。在他的修复过程中,他融入了自身对建筑的理念,用风格化的修复方式重塑了巴黎圣母院,包括尖塔在内的不少建筑部件,经他“创作”后重新再生。

图片 7

修复以后的圣母院再次呈现出均衡一致的面貌。如马塞尔·奥贝尔所说,虽然有些原则仍值得商榷,但修复中所体现出的诚意和天赋值得所有人尊重。这是19世纪最具有象征意义的修复,同时它也见证了文物建筑保护部门的诞生,从而成为这段遗产保护史不可或缺的部分。

部分画作

图片 8

《五月》系列画作创作于1630年至1707年间,由巴黎金银匠人同业会向艺术家订购,于每年5月1日献给巴黎圣母院。画作以宗教题材为主,艺术家多来自当时的皇家绘画和雕塑学院,体现了当时最高的宗教绘画水平。这系列画作平均高约4米,故称《五月》系列巨幅画作,位于教堂显要位置,诸如中殿拱廊、祭坛、十字架横木、祭台间周围的回廊及礼拜堂内,以便让公众欣赏。

怪物雕塑的修复草图 本杰明·穆栋 图

这项传统一直持续到1708年同业会解散,巴黎圣母院共收到了76幅《五月》系列画作。其中的五十多幅于1793年被转移到了卢浮宫和小奥古斯丁博物馆,五至六幅在法国大革命期间遗失,目前仍藏于巴黎圣母院的仅剩13幅,位于中殿礼拜堂。

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初,通过一些去除病害的表层“美容”措施,圣母院重新焕发了青春。但是1936年的坠石事件让人们开始关注圣母院结构的脆弱性和建筑的老化问题。20世纪圣母院的保护工作有三类:保护、修复和安全。这一阶段的修复由本杰明·穆栋主导,邵甬介绍,穆栋的主要修复思想是强调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将不同历史时期的修缮痕迹尽可能完整保留。

《圣托马斯·阿奎那,智慧源泉》

“随着时代的发展,对于文物修复的思想和路径也在发生迁移。”邵甬说。“21世纪到来后,对于文物保护的修复理念正在涌现新的思潮,这将引发广泛的讨论。”

图片 9

张鹏认为,在19世纪时,遗产保护的理念与方法尚处于早期阶段,勒-杜克式的修复方式或许难以在现代重新出现。在法国,遗产管理和修复的门槛严格,由文化交流部统一根据特定培养机制遴选国家建筑师,只有特定人群才有文物修复的资格,“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将成为全世界遗产保护领域的讨论话题。”

圣托马斯·阿奎那是一位中世纪经院哲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圣人。在这幅由Antoine
Nicolas于1648年所作的画中,他坐在画面中心的底座上,被其他渴求知识的人围绕。

对于Gucci等奢侈品牌宣布参与巴黎圣母院的修缮,张鹏认为,这样的合作模式值得国内借鉴,“在国外文物保护中,奢侈品牌参与修复,往往通过基金会等形式参与,完全是公益事件,和国内部分企业是出于宣传目的有所不同。”

五处雕像

《巴黎圣母》

图片 10

巴黎圣母院中的标志性雕像便是位于教堂中与大堂十字交叉的耳堂中的圣母雕像。自12世纪巴黎圣母院建成之初,便专门在这里设立了圣母祭坛,这也是巴黎圣母院内37个圣母像中最知名的一个。雕像在14世纪中期完成,于1818年转移至圣母院。

法国天主教作家于思曼曾在小说《大教堂》中提及这座雕像。“刚刚好的美,又有一些奇怪,她幸福的笑容绽放在忧郁的嘴唇上!”同样是天主教作家的保罗·克罗代尔也正是在这座雕像面前皈依了天主教。那是1886年的圣诞节,他第一次见到这座雕像,被大理石上的铭文所触动。在其小说《我的信教》(Ma
conversion)和《灿烂的脸庞》(Visage radieux)中都有提及这段经历。

《阿尔库伯爵的陵墓》

图片 11

在圣吉约曼礼拜堂的东面墙边是阿尔库的克洛德·亨利伯爵的陵墓。他是国王指定的摄政官,于1769年12月5日去世。雕像的主题是婚姻的联合,雕塑师受伯爵夫人所托,将其与伯爵雕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