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递给草泡一块奶酪,说:“请你把奶酪送给你想送给的那位路人吧。”

     

有很多人喜欢猫,是不是在大多数人的意识里人是狗的主人而猫是人的主人,反正我在很多书籍和视频上都能看到高贵的猫咪把人类当做奴仆一样来使唤,比如《加菲猫》。而我对猫的认识真正始于她。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

   
我邻居家的姐姐可能干了,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窗户被擦得就像一面镜子。

我很高兴,看到七只还没睁开眼的小猫围着大猫在那拱来拱去找奶头,大猫看到我也只是叫叫并没有拒绝我去碰小猫咪,我每天都会把吃的送到地下室去。

“这个,这个么,目前嘛,确实吧,实在是,好了,你挺厉害的。给,看这一道难的。嘻嘻。”无名就好像春节时回家被亲戚盘问般语无论次,把手里的纸拧来拧去,喃喃完了,把手纸递给草泡。

     
立春到了,这天我去姐姐家玩,刚一进门就有一把拖把,差点把我给绊倒了。坐在凳子上休息的姐姐看见了,连忙跑过来手扶住了我。这时,阿姨提着装着水的桶走过来,我霎时间茅塞顿开:“你们要擦窗子吧!”姐姐笑了笑。姐姐把拖把往水桶里一放,拉了一下拖把旁边的一个东西,可是她怎么也拉不动。姐姐使出吃奶的力,又一次往上一拉,可是拖把还是没有反应,她很疑惑。阿姨说可能是生锈了吧,我想帮助姐姐解决这个问题,便想了一个办法。

图片 1

皱巴巴的手纸上显示:“近几十年来,人们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药物来毒杀老鼠。可是人们发现,在一些老鼠经常出人的地方放置老鼠药的方法越来越没有效果,无论人们将药物添加到对于老鼠来说多么美妹的食物之中,老鼠都会对这些送来的‘美味’置之不理。根据这一现象,得到的可能解释是:老鼠的嗅觉异常灵敏,它们能够从任何复杂的气味中辨别出对它们有害的物质。”

     
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我突然想起书上曾说起过,拖把冻僵或生锈了要用热水泡,才可以再次动呢!我连忙让阿姨烧水,“叮咚”,水开了。我从姐姐家里拿来一个盆子,姐姐想帮忙,便小心翼翼把烧壶拿过来,我在一旁指挥道:“阿姨,您把拖把放在盆子里,姐姐,你把烧壶里的水倒在拖把上。”阿姨姐姐听了,连忙行动起来。

一般家庭只会养一只猫咪,生下的小猫都会送给亲戚或想要猫的人家,我记得当时养猫的家庭很多,因为那时国家已经明令禁止了售卖老鼠药了,所以猫就自然而然的多了起来,当然偶尔也会出现几只被药死的猫,但相对没有禁止老鼠药的时候已经算是很少很少了,在农村没有禁止老鼠药之前药死的不单单是老鼠还有猫而且占的比例还很大,还有一些其他捕鼠的动物,人类尤其是小孩被药死的经历也是有的。重新回到养猫话题,姨夫没人送他的猫咪,就只好自己养着,猫咪经常来我家要吃的,小笨猫变成了大猫之后食量增加也会来我家要食吃,有时候单独来有时候跟大猫一起来。但妈妈好像很排斥自己的女儿,每当喂吃食的时候都会对一起来吃的女儿做出威胁状,甚至撕咬,一点也没有做妈妈的样子,我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渐渐的我对猫妈妈这种行为感到厌烦,不在给她东西吃而只喂小笨猫,久而久之猫妈妈不来了,小笨猫住在了我家,期间我听我妈说小笨猫其实还经常去其他人家要吃的。但现在只住在我家了。

摘要: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这个,这个么,目前嘛,确实吧,实在是,好了,你挺厉害的。给,看这一道难的。嘻嘻。无名就好像春节时回家被亲戚盘问般语无论次,把手里的纸拧来

     
接着,姐姐拿起拖把翻来覆去,又透过头往拖把上螺丝旁的零件看去,我在一旁一声不吭,看着姐姐一无所获的样子,我很想笑可又怕姐姐生气,便忍在心里头。轮到我了,我拿起烧壶往拖把的海绵和螺丝钉旁的一些零件上一倒,拖把里一下子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姐姐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老鼠闯入她家呢!姐姐等得不耐烦了,用取笑的声音对我说:“你不会修就别瞎搞。”阿姨看了我一眼,便拿起拖把,拉一下旁边的零件,拖把竟能动了。

我家和我姨家很近,只错开一家,她家养着一只黑色的猫咪,是只漂亮的母猫,经常跑到我家来要吃的,我本人很喜欢猫,却没有养好过一只猫,在很长一段时间对养猫有一种恐惧,但现在还没有产生那种感觉,所以对猫咪的到来还是很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