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国产动画“走出去”

作为海归的人才,如何看待国内目前的动画电影市场发展情况?

好莱坞导演将如何讲述《西游记》这一中国神话呢?张小亮表示,《西游记》涉及了很多复杂的中国元素,虽然中国人对此家喻户晓,但对外国人来说却难以理解。如果将这些元素一成不变地搬上银幕,是很难赢得国际市场的。而好莱坞的动画电影则讲究有着大而复杂的背景以及简单的故事线条。因此,在改编《西游记》时,将那些繁复的、过于民族化和涉及宗教的部分剥离,挖掘出原著中最精华的东西,挖掘人类共性中最能打动人的东西,并且把故事用现代元素表现出来,赋予其现代的价值。这是这部电影的创作思路。

施佳欣2014年本科毕业于加拿大谢里丹动画学院动画系,大二时,她就已经在一家动画公司实习,从事分镜制作。若是从实习开始算,施佳欣已经在动画行业打拼了近10年,参与过国内外多部动画作品制作。目前,她和她的团队正在制作根据作家刘学林同名小说改编的3D动画电影《天狼》,现在已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首席娱乐官:你在国外留学归来,觉得国外动画电影市场和国内相比,有哪些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李剑平认为,中国动画电影的国际化将是一个长期的课题。首先,我们要打好基础,尊重创作规律。尤其在创意和剧本、制作技术和美术风格上下工夫。中国每年都有几十部动画电影,却不是每个动画导演都有动画电影的创作经验,一些动画电影的创作者不是专业人员。比如,有些单纯有经营能力的“成功人士”并不一定能做出好的动画作品,毕竟有了好产品才能够经营。不是有钱就能出好作品,需要调动专业人士的能力和积极性,需要给专业人士一个成长的空间和时间。

国漫情怀

施佳欣:国内动画现在呈现出一种百家争鸣的状态,所有的动画人都迫切渴望出一部可以代表国产动画的作品,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热血的事情。国内现在的市场非常好,非常接纳我们年轻的动画人,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和发展空间,这是我回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北京新影联院线总经理周铁东认为,2008年以前,国产电影能够走出国门的只有武侠大片一个类型,而2008年之后,中国的动画大片也开始在海外销售发行。目前看来,动画片是急需突破的类型片。动画片最容易获得全球观众。因为动画电影是一个最能够跨越市场边界、最能够克服文化折扣、最能融合行业智慧的电影类型,动画创作有无限的想象力,可以容纳各种内容和题材。

如今,越来越多优秀的国产动画作品出现在大银幕上,施佳欣觉得这也得益于各国动画创作者的交流和学习。她表示,在她身边有很多“80后”“90后”的动画创作者,他们将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视为偶像,而宫崎骏的偶像却是《大闹天宫》中孙悟空的形象设计者张光宇先生。“正是因为有了各国动画创作者的交流和学习,才有了今天大银幕上一部部优秀的作品。我认为海归在国产动画中发挥的作用也在于此,那就是促进了中外文化的交流。”施佳欣说。

很多人抱怨IP价格虚高,但不得不说,IP有时候就是一块敲门砖。当你拿着一个IP去谈投资,对方往往很有兴趣;但当你拿着一个动画电影项目去谈,对方往往会望而却步。《大圣归来》让市场沸腾,却也反映了国产动画电影真实的发展境遇。中国动画电影虽然起步早,但目前发展还未成熟,市场和资本还处于比较谨慎的阶段。

所以,我们在感叹“中国符号”魅力的同时,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现在的我们手握“利器”却不能像过去《大闹天宫》那样辉煌,反而在崇拜国外动画思想与技艺对我们的“文化复制品”。

“85后”海归导演

《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让市场看到希望,动画电影同样适合成人观看。而像施佳欣这样有着国外先进经验背景的海归,将成为市场的重要人才力量。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动画电影采用合作出品的模式进行投资。周铁东认为,目前中国电影的海外市场主要靠合拍影片在支撑,而且合拍片成为中国电影走出去的主渠道。

施佳欣说,她想用动画这种形式,把更多动人的中国故事呈现给中外观众。图为2017年,施佳欣携作品《天狼:狼族来袭》参加中国国际动漫节电影推介会。

施佳欣:从中国动画发展史来看,中国动画产业起步不算晚,也曾经辉煌过,但由于种种原因,动画人才储备严重断层,导致动画公司人才匮乏。

《兔侠之青黎传说》

施佳欣表示,很多外国人十分喜欢中国文化,熊猫、侠客、水墨丹青等中国元素在国外很受欢迎,他们把这些当成中国的文化符号。

对话施佳欣

《功夫熊猫》

“在国外的求学经历,对我帮助最大的是能够让我站在不同角度去思考,比如如何让故事与观众产生更多共鸣。不同国家与民族间有着不同的思维方式,有时并非所有人都能理解你想要表达的内容。因此,我们常看到一些在国外反响非常好的影片,在国内的票房却差强人意。”谈及留学生涯带给自己的影响,施佳欣说。

影片是由河南作家作协原副主席刘学林的动物小说《天狼》改编。将文学转换成剧本,再从剧本转换成影像,最大的挑战在于能否视觉化。

中国动画电影需要向好莱坞学习的地方有很多,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导演速达曾经谈到,好莱坞动画对技术的创新,尤其是电脑动画制作的精益求精、软件开发应用,都是值得借鉴的。这种成功模式,使一些大公司,如迪士尼、梦工厂、皮克斯等企业已经构建了强大成熟的动画工业体系,从投融资模式、法律保障到创意策划、剧本创作、技术开发、软件应用、风格设计、市场定位、营销发行等都是建立在一套合理、实用、操作性强的基础上,关键是每个环节都有非常专业、非常职业的人才来执行。中国动画在一个新的发展起点上,必须充分认识这些道理,在认识的基础上去着手建立我们的动画工业体系,不然的话,我们以较初级的甚至是作坊式的规模和方法去与之竞争,悬殊太大了。

在她看来,如今动画制作技术的更新速度非常快,“学海无涯”,海归若想在这一行业大展拳脚,就需要不断学习新东西,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她希望将自己在国外学到的动画知识与制作技术相结合,为提高中国动画影片的水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把更多更好看的动画电影带给观众。

施佳欣告诉小官,从剧本初稿到采风再到角色设定,一直经历着舍弃与重塑的工作,整个筹备工作大概两年多。“完全遵循原著将会禁锢创作人员的想象力及创意灵感,从原著小说到打磨剧本数易其稿,对原著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把最精粹的部分留下来,给观众呈现最佳的视觉化效果。”施佳欣说。

所以,我们在感叹“中国符号”魅力的同时,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现在的我们手握“利器”却不能像过去《大闹天宫》那样辉煌,反而在崇拜国外动画思想与技艺对我们的“文化复制品”。

图片 1

国内做动画的团队不在少数,但绝大多数的动漫公司和团队都在做着这几件事:1、拿政府补贴,给政府做项目;2、为电视台做国内幼儿、儿童看的本土动画片;3、给国外动画做代工;4、做原创动画。

李剑平谈到,要进入国际商业市场,我们需要有专业原创的团队,或者与国际团队合作,与国际市场接轨。选择和国际顶尖人士合作是一种方式。这样的合作能给中国动画人和团队创造学习机会,让中国动画团队成熟起来,做出更多国际化的动画影片。良好的合作模式,可以充分利用本土的资源优势和人才优势,转换为内容优势和市场优势。

“用动画讲述更多中国故事”

另外,人才的缺失也是国内动画电影市场的一大问题。在国内,动漫、游戏的原画设计领域每年的人才缺口达到几十万,由此导致中国原创动漫的不足。此外,国产动画产业链也未健全,不像国外动画产业从工作室、制作、发行、衍生品等都十分完善。

此外,目前中国动画市场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观众习惯了看国外的作品,对中国的作品没有信心,需要通过时间和优秀的国产动画让观众改变态度,需要让故事中传达的东西被人接受和感动。

国外积累动画制作经验

《疯狂动物城》的出现,正是国外编剧用匠人心态精心打磨剧本,且动画电影制作流程相当完善的结果。

《兔侠之青黎传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绘画,制作动画对我来说不仅是儿时梦想,也是一生的追求。”施佳欣记得,虽然3D动画在上世纪80年代就逐渐开始了发展之路,但在她上大学时,国内对动画的理念及制作方式还集中在2D动画上。”她说,“现在我选择回国,成为一名动画导演和大学动画教师,也是想将自己学会的技巧教给更多国人,用动画讲好更多我们的故事,中国的故事。”

要说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存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人才短缺,并且产业链不完善。对于这点,施佳欣也颇有感触。

《花木兰》

国产动画如何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成为中国动画工作者下一步关注的重点。如果让中国的动画故事得到外国观众的认可?施佳欣认为,关键还是要在剧情设置上找到人类情感的共同点。“以美国动画片《寻梦环游记》为例,剧情的重心是家人间的感情,而亲情的珍贵和对亲人的不舍是全世界观众共同拥有的情感,因此这部影片得到了广泛的共鸣,也受到中国观众的喜爱。我认为这是这部影片成功的最重要的原因。”施佳欣这样评价道。

图片 2

为什么同样的故事我们讲不到国外去,别人拿着我们的故事却可以风靡全球?周铁东谈道:“那是因为我们讲的是中国故事,而不是中国人的故事,电影里有人情,却没有人性。”他以迪士尼的经典动画电影《花木兰》为例,“我们讲花木兰的故事讲的是中国的忠孝,而迪士尼的花木兰却被当成是一个有感情的女人,体现了自我实现和男女平等,彻底地全球化。国内动画电影目前份额最大的依然是低幼型动画,尽管很多影片都号称是合家欢影片,但事实上与好莱坞式合家欢类型片还有距离。

海归应有担当

施佳欣:国外的动画产业链非常健全和成熟,他们对自己的作品有非常高的要求和自信,所以整体水平很高,很少有粗制滥造的作品出现,包括国外对动画的教育也很系统健全,特别注重对动画人才的培养,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文化成为一股风潮在席卷着世界各地的文化领域。与此同时“中国符号”也成为世界动画的“商业利器”。

近年来,国产动画发展势头强劲,大有崛起之势,从被誉为开启国产动画复兴之作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护法》、《大鱼海棠》,到今年初的《白蛇:缘起》及最近大火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从制作愈加精美的画面,到用心改编、勾起观众情怀与记忆的经典剧情,越来越多的国产动画电影进入观众视野。在国产动画电影主创制作团队中不乏海归的身影。留学归国人员如何发挥优势,在国产动画中占有一席之地?近日,笔者采访了海归新锐导演施佳欣,听她讲述与国产动画的不解之缘。

《大圣归来》的10亿票房让我们看到中国成人动画片市场的潜力,而《天狼》同样是成人合家欢的定位,并由《大圣归来》动画总监担任监制。能撬动多少票房,还等上映之后一看究竟。

图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