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上图为《神奈川冲浪里》

原标题:葛饰北斋逝世170年:看贯穿他一生的通向富士山之路

原标题:葛饰北斋名作怎么读 近距离欣赏166件浮世绘作品

“为画痴狂”的浮世绘画家

2019年是日本江户时代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逝世170年,日本东京太田纪念美术馆正在举行的北斋:通向富士山之路纪念画展,以富士画为线索,展现北斋如何描绘贯穿一生的富士山这一题材。

歌川广重-《东海道五十三次之日本桥》-1835年

在全球范围内有哪一件作品的视觉形象堪与葛饰北斋所创作的彩色木刻版画《巨浪》形象相比,令人印象深刻到能一眼认出?[罗杰·凯斯语]的确,这幅作品使创作者葛饰北斋跻身全球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列。他的绘画风格对后来的欧洲画坛影响很大,德加、马奈、梵高、高更等许多印象派绘画大师都临摹过他的作品。鲁迅先生也曾评价道:“然而依我看,恐伯还是北斋适合中国一般人眼光。”

据悉,展览分为前期与后期,总计超过200件展品,前后展品将有所更换。

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期流行于民间的木刻版画,鲜活地表现了当时平民社会的生活百态和流行时尚,在满足大众文娱需求之际,也为后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时代记录,被称为是江户时代的百科全书。
浮世绘大师展
9月21日在上海新华中心揭开了序幕,展出的166件浮世绘作品,从浮世绘的发展,版画技艺的探索以及名师解读等方面,全方位地展现浮世绘艺术的丰富性和历史价值,展品均来自国内学术机构李可染画院的收藏。

那么,葛饰北斋是谁?画家究竟又与中国有着怎样一段缘分?

在长达70年的艺术创作中,北斋留下了大量风景画,70岁后完成了被视为代表作的《富岳三十六景》系列。北斋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也执着于富士山这一主题,画中雄浑的富士山形象凝聚了北斋一生的艺术追求,而那飞越富士山、与黑云一道直冲天际的巨龙,或许同北斋自身也有重合之处。

神奈川冲浪里应读神奈川冲/浪里

葛饰北斋,本 名
中岛时太郎,是日本江户时代后期浮世绘师。童年被一位与德川家治幕府将军颇有渊源的御用磨制铜镜师收养,14岁学雕版印刷,18岁跟随以绘制歌舞伎版画闻名的浮世绘师盛川春章学画,开始自己漫长且多产的艺术生涯。但葛饰北斋其实是到了60岁以后才逐渐出名,当时他将自己的号改为“为一”,意进入下一个六十周年的崭新开始。对于艺术家来说,每次更换名号都是意味着进入人生的新阶段,如1801年第一次以“画狂人”为号;1805年以“画狂老人”为号;1813年名号改“戴斗”;1834年,起用号“卍”,直至生命最后时刻仍在使用。

葛饰北斋是日本江户时期的浮世绘画家,其作品涉及风景画、美人画、花鸟画、妖怪画、书籍插画和带有幽默情趣的漫画等众多领域,画作以锦绘为主,晚年则将创作重心转移到肉笔画。在19世纪欧洲盛行日本主义时,北斋作品作为浮世绘的代表而受到好评,此后其画作的艺术价值更是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高度评价。今年适逢北斋逝世170周年,日本东京的太田纪念美术馆于4月4日至5月26日举行题为北斋:通向富士山之路的纪念画展,集中展出葛饰北斋以富士山为题材的一系列画作,介绍他在人生各个阶段描绘的富士山形象。

日本的浮世绘艺术出现时间约相当于于中国的明末清初,一直延续到中国清代末期,约有两百五十年左右的发展历程。浮世原意即日本佛教概念中相对于净土的充满忧虑的现世,指生死轮回和人世的虚无缥缈。因此,浮世绘又有入世行乐、人生如过眼烟云之意,是体现市民趣味的绘画。

1834年,步入古稀之年的北斋回首过往,在《富岳百景》一书的版权页讲述了漫长艺术生涯中几件关键事情:

《北斋肖像》

最早的浮世绘多表现风月场所的女性,类似于宣传广告的性质,以吸引社会底层人民关注,后来才发展为美人画、役者画、风景画等。美人画是浮世绘最重要的主题,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华丽服饰的描绘,每一幅美人画占据画面最大位置的莫过于美轮美奂的和服款式和图纹。江户时代又被称为图案与纹样的时代,穿着的喜悦不再是贵族的特权,而成为了平民大众的日常生活。役者画是歌舞伎演员的肖像画,那些江户时期的人气演员偶像与吉原美人一起成为了雅俗共赏的平民艺术。风景画是浮世绘最后的盛宴,最初以名胜为主,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催生了大量以风景为题材的系列,日本人亲近自然之情也在画面中温和地渗透出来。

余自六岁嗜摹写,年五十画作已多面世。念七十岁前所作之画无足取者。及七十三,方悟通鸟兽鱼虫之骨骼,草木生长之态。年八十愈有进步。至九十则须穷究其奥妙。百岁方能得心应手。百一十岁则所画之物皆栩栩如生矣。但愿余能长寿,以证吾言不谬也。[Henry
D.Smith II,Hokusai:One hundred Views of Mount Fuji,London,ThamesNew
York,George Braziller,1988]

《浅草金龙山观世音境内之图》,葛饰北斋20岁中后期作品

此次展出的166件浮世绘作品均为名家经典之作,其中喜多川歌麿是空前绝后的美人画大师,由他开创的美人半身像通过服饰、道具和细微的形象差异来表现不同的人物形态,达到了浮世绘美人画的最高境界。东洲斋写乐不仅以夸张的手法表现演员的形象与动态,更通过对个性的渲染展现其艺术品质、风格以及角色的内在精神,是浮世绘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歌川国芳和歌川国贞是浮世绘最大流派歌川派极具人气的两位画师,歌川国芳作品的最大魅力在于异想天开的超现实画面,传奇般的情节格外引人入胜。歌川国贞更加贴近平民审美趣味,周到的细节和鲜活的表情真实而生动地反应了江户时代日本平民的生活习俗。

北斋在自述中谈得最多的还是贯穿他整个艺术生涯的富士山主题。50岁前,他描绘过无数张富士山景,60岁后他在创作中融入欧洲绘画技法呈现了《富岳三十六景》,70岁后他又创作出带有个人化印记的富士山《富岳百景》。笔者发现,《富岳三十六景》中富士山是作为人类活动场景中静止的中心,并与人民群众的劳动、生活场面巧妙地相结合,而《富岳百景》中,富士山构成了整个世界。人生最后几年,北斋重返富士山,因为他深信能从中获得延续生命的力量。

《程谷》,葛饰北斋40岁后期作品

葛饰北斋和歌川广重是江户末期的两位风景画大师,千姿百态的富士山系列和涓涓细流般的东海古道风情共同谱写了浮世绘最后的传奇。在这些浮世绘作品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这张浮世绘最著名的代表作,同时也是日本的国宝。展览策展人、上海天协文化有限公司经理谢定伟介绍,神奈川冲浪里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读作神奈川/冲浪里,而是应读作神奈川冲/浪里。神奈川是一个地名,冲是海岸的意思,浪里才是作品要表达的题目。这幅作品是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中的一幅,富岳就是富士山,该系列的作品中每幅都会出现富士山的山顶。
梵高将三角形海浪形容为鹰爪浪,暴虐的、动感的浪,与安然的、静谧的山,形成了一种古怪的张力,这种张力成就了浮世绘视觉艺术中最伟大的作品。此次展览中,除了《神奈川冲浪里》外,观众还可以欣赏到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中的其余几幅作品。

北斋去世后的半个世纪里,1843年,《北斋漫画》被巴黎国立图书馆印刷馆收藏;1860年,大英博物馆购藏了第一件北斋版画;1866年左右,法国艺术家费利克斯·布拉克蒙德模仿《北斋漫画》图样,为“卢梭”晚宴餐具设计装饰纹样;1867年,巴黎举办的世界工业艺术博览会上,幕府派遣参展的60件展品中,北斋的《北斋漫画》和《绘本武藏镫》受极大好评;1900年,北斋主题的大型展览首次在东京举行,至此,他已经在国际范围内确立了声誉。

《东海道五十三次》至十四 原,葛饰北斋50岁左右时作品

歌川广重-《名胜江户百景 大桥骤雨》-1857年

北斋的中国想象

《百人一首》之山边赤人,葛饰北斋76岁时作品

歌川广重的《名胜江户百景
大桥骤雨》也是一幅浮世绘经典之作,这幅画巧妙地采用俯视的构图方式,充分地表现了河面之宽、流速之快和雨势之强。生动地捕捉了在大桥上撑着雨伞、穿蓑衣奔跑的路人。歌川广重被誉为梵高导师,梵高曾临摹过他的不少作品。16世纪后,西洋画进入日本,其中的阴影法、透视法等西方绘画技巧逐渐为日本画家所借鉴,被巧妙融汇进浮世绘的风景画中。

中国元素在日本江户时代是无所不在的。它们为葛饰北斋提供了绘画媒介、风格基调以及用以吸引观众的主题和内容。但是对这时期大多数日本人来说,中国仍然是想象中的世界,是遥远的古代文化和智慧的源泉。

北斋一直对富士山抱有强烈的兴趣,描绘各种各样的富士山姿态可谓是贯彻他艺术生命的一条重要线索。他之所以痴迷于富士山,河村岷雪于明和八年出版的画集《百富士》的影响不容忽略,同时江户时期百姓中流行的祭祀、攀登并参拜富士山的富士讲也是重要的风俗背景。

19世纪后半叶,浮世绘通过国际贸易流传到欧洲,逐渐兴起了席卷欧洲艺术圈的日本主义,这也成为了19世纪欧洲最重要的艺术运动之一,并进一步催生了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诞生。

不过,随着实用的多卷本指南在日本的陆续出版,比如《中国名胜插图》,使中国形象更具象化。葛饰北斋在创作《中国胜景图》时,可能查阅过一些早期的出版物,但在本图中通过将山脉和海岸线按照比例绘制,他把有关该地区丰富地貌的印象带给了观者。该地图明确了中国的地域和较小的城市、地理特征,及主要城市和省份。棕色曲线代表长城,而小三角形则代表房屋的屋顶,通过三角形的密集度来表示中国人口的分布情况。这幅想象中的鸟瞰中国图与另四幅鸟瞰日本名胜的作品实则为一组画,并且是组画中最后一幅,完成于1818年至1848年。

《富岳三十六景》之神奈川冲浪里,葛饰北斋71岁时作品

一幅浮世绘可能有多个版本

此外,一些能够表达独特个人信仰的精神法宝成为北斋创作中的护身符,这些护身符不仅包括鬼王天师钟馗等法力无边的神话人物,还有桀骜的走兽和来自传说的瑞兽,如虎、龙、中国狮等。

《北斋漫画》七编甲州三岛越,葛饰北斋58岁时作品

通过展览的说明文字,观众也可以了解到浮世绘的制作技艺和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