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地上,树叶的影子干燥、迷人。

命运的主弦

江河流着,海波动着,在蓝天下。

与年龄无关

渲染了青春的年华

我坐在马甸的一个小区里,在一只黄色的

呼吸凝重的气氛

绘成一幅幅绚丽的图画

流浪猫,和一只幼年的麻雀的安静中,

我已无言以待

是谁

一幅无知、微小,晃动中停顿的图画,

破烂不堪的天色

吹淡了岁月的流沙

令我不知所措地虚弱。

熏染一切

留下一段段缤纷的烟霞

这图画是美么?这让我无言以对的五分钟,

命运的方向早已不再

又是谁

用谁的命运,多少人的命运,

可我仍倦于秋天的气候 叶片蕴含的颜色

撒下了生命的光华

茫然地涂鸦出这清晰的轮廓?

虽然有些凋零

让我们尝尽了酸甜苦辣

这一天,我希望是任何一天的昨天,

但我注意到了

似曾还记得

在郢都、汴梁,在拿撒勒、特洛伊,在月亮

指尖上的文字

那榆阴之下的嘻嘻哈哈

和一百卷描述她的神话中,以同一种速度飞驰而去。

可以安慰秋天的的图画

如今却在命运的考场下长叹岁月的困乏

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