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没有一个灯,

第六章:祥子当晚就拉着铺盖卷离开了杨家,他觉得胸中憋闷,想痛哭一场,觉得“以自己的体格,以自己的忍性,以自己的要强,会让人当作猪狗,会维持不住一个事情”,并且觉得人生渺茫到无望。祥子没有地方去,走着走着人和厂门口。虎妞没睡,并且好像精心打扮过的样子,把祥子叫进了自己的房间,在虎妞的诱骗下连喝了三盅酒又上了床。祥子感到愤恨和厌恶,然而“她似乎老抓住了他的心,越不愿再想,她越忽然的从他心中跳出来”。第二天遇到旧主人曹先生,和气的曹先生要找一个包月的车夫,祥子痛快的答应了。

(四十)寄解法咒

  ……

刘四爷收留祥子有自己的私心,倒不是想招祥子为女婿,而是看好了祥子能为他多干活,当祥子初回北平为多攒钱而拼命拉车时,刘四爷首先是心疼自己的车子,而虎妞是真心喜欢和心疼祥子的。

藏身藏身藏吾身,藏在天上紫红云,风来随风,雨来随雨,吾有三魂七魄无藏处,通明殿下去藏身,若有师人来斗法,金刀三把不容情,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

  那车灯的小火

体会:

(六)解金刀利剪咒

  一个褴褛的老头他使著劲儿拉;

第五章:“骆驼祥子”一依然拉刘四爷的车,还是沉默、不合群,比以前更拼命地拉车,甚至不惜抢别人的买卖。终于拉上了包月,没想到杨家杨先生和两位太太加一群孩子,每天吵吵闹闹,从早转一直转到十二点,加上“杨先生的海式咒骂的毒辣,杨太太的天津口的雄壮和二太太苏州调的流利”,只干了四天,一次在杨太太的羞辱下愤而辞工。

天上红云起,鲁班先师叫我下山收铁弹子,铁沙子,铁沙子,金弹子,银弹子,铁沙子,弟子把令一号,及时就是一程好箱子,将磨子,左推左平,右推右平,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

  那车灯的小火

图片 1

(三十)谢师收魂法

  街上没有一只灯:

第六章里关于虎妞引诱祥子喝酒上床的性描写非常含蓄,看起来完全是在写夜色,细看又是有隐喻的。“屋内灭了灯。天上很黑。不时有一两个星刺入了银河,或划进黑暗中,带着发红或发白的光尾,轻飘的或硬挺的,直坠或横扫着,有时也点动着,颤抖着,给天上一些光热的动荡,给黑暗一些闪烁的爆裂。
有时一两个星,有时好几个星,同时飞落,使静寂的秋空微颤,使万星一时迷乱起来。有时一个单独的巨星横刺入天角,光尾极长,放射着星花;红,渐黄;在最后的挺进,忽然狂悦似的把天角照白了一条,好像刺开万重的黑暗,透进并逗留一些乳白的光。余光散尽,黑暗似晃动了几下,又包合起来,静静懒懒的群星又复了原位,在秋风上微笑。地上飞着些寻求情侣的秋萤,也作着星样的游戏。”

起眼看青天,传度师尊在面前,一收青衣和尚,二收赤衣端公,三收黄衣道人,四收百艺三师,若是邪法师人左手挽左手脱节,右手挽右手脱节,口中念咒,口吐鲜血,叫他邪法师人三步一滚,五步一跌、左眼流泪、右眼流血、三魂丧命,七魂决命,押入万丈井中,火速受死,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

  一堆不相识的褴褛他,使著劲儿拉;

第四章里写到祥子逃回到了熟悉的北平城,心情好了很多,连眼里的景都变美丽了。“东边的桥上,来往的人与车过来过去,在斜阳中特别显着匆忙,仿佛都感到暮色将近的一种不安。这些,在祥子的眼中耳中都非常的有趣与可爱。只有这样的小河仿佛才能算是河;这样的树,麦子,荷叶,桥梁,才能算是树,麦子,荷叶,与桥梁。因为它们都属于北平”。对于景的描写不是随便的,完全是服务于故事情节和人物心理活动的。

(二十三)煮饭煮肉法咒

  「可不是先生?这道儿真——真静!」

《骆驼祥子》四至七章

(四十七)封百口

  天上不见一个星,

第七章:曹宅与先前的杨宅大不同,曹先生和曹太太都非常的和气,待下人好,虽然有跟虎妞的事和在刘四爷那儿的三十块大洋教祥子不能安心,他还是预备在曹宅好好拉包月,攒了钱买一辆自己的车。然而一天晚上拉曹先生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一堆新卸的补路的石块,祥子栽了一个大跟头,车把断了一截,曹先生摔到了手,祥子摔得满脸血。祥子愧疚得想辞工,被高妈劝住了。

(一)先后天八卦法

  我骨髓里一阵子的冷——

第四章:祥子发烧了,在海甸的小店里躺了三天,关于“骆驼”的梦话被别人听了去,一清醒过来已经是“骆驼祥子”了。祥子花两块二毛钱把自己打扮好了。没有地方去,又回到了人和车厂。车厂老板刘四爷依然留下了他,并且把卖骆驼的三十大洋留在刘四爷那里,说好凑够一百大洋就买新车。小说另一个重要的人物刘四爷的女儿——虎妞出场了。三十七八岁长得虎头虎脑,象男人一样能干爽快,虎妞喜欢和心疼祥子。

(三十五)收邪法(画井字用令)

  天上不露一颗星,

定根师法有灵,他今坐在远处行,今若是请到你,叫你站住活不成,咒曰:说起定根有根生,你今坐在那边存,若得动来代回转,你起程,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

  「谁知道先生!谁知道走错了道儿没有!」

天秋秋、地秋秋,老君赐吾滑鱼鳅,铁鸡蛋,锯子扯起惊叫唤,你一拖我一拖,不上坡就下坡,人人看见哈哈笑,个个见了笑哈哈,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

  「倒是有,先生,就是您不大瞧得见!」

老君洞中一株草,只见长来不见老,凡民拿来无用处,吾师拿来寄生草,一魂藏在天边月,二魂藏在佛雷音,只有三魂无藏处,八影洞内问老君,三魂化为三尊佛,七魂化为真武神,神不知,鬼不觉,邪法见了化灰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爰毛草七皮,挽成太极图,用手号令老君,

  「可是……你拉我回家……你走错了道儿没有?」

(四十八)滑油山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四十二)搬墙法

  天上不亮一颗星,

天地玄中,万无本根,广修意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处,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在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诵诗万遍,身有光明,三界待卫,吾帝自迎万神朝礼

  「我说拉车的,这道儿哪儿能这么的黑?」

奉请狐狸祖师来解退,一请天解师,二请地解师来解退,来人七魄与三魂,一切山精和水怪,巫师邪妖不敢来,若有青面白人来使法,反手押在海底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拉车的走著他的踉跄步;

(二十五)解退整人法咒

  ……

(二十六)安位藏身法

  天上不见-个星,

变吾身、化吾身、吾师将吾化作真武祖师,披头散发当殿坐,骇刹凡间鬼妖精,大鬼见吾嚎啕哭,小鬼见吾泪纷纷,邪魔见吾心胆战,邪妖见吾化灰尘,一魂安在青云内,二魂藏在九霄云,只有三魂无藏处,老君洞内去藏身,一化身二化身吾身化作九霄云,祖师十大元帅前头走,雷公雷母随后跟,人来见我人长寿,鬼来见我化灰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G4E

  ……

丹朱口神吐秽出气,舌神正论,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劫邪卫真候神,虎喷气神引精,神丹无令,吾通真思,神炼夜气长存

  道上没有一只灯:

日出东来照四方,安下铜砖与铁砖,千条鱼鳅闯不过,万条铁牛造,四边填起铜篱共铁壁,不怕邪师来斗法,你放铁鱼鳅,我用猫儿吃。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手挽猫儿铜篱铁壁号令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此油不是非凡油,鲁班赐吾烧邪师邪法油,弟子头带火帽,身穿火衣,脚踏火鞋,烧得东方邪师、烧得南方巫师、烧得西方邪法师、烧得北方鬼怪妖魔、烧得中央邪师邪法、怀胎妇人、一切魍魉化灰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过一处河沿,转入了黑遥遥的旷野;——

天番番、地番番,老君传旨意,鲁班先师赐吾弟子滑油,随代滑油山三万三,手指一山滑一山,好似蛟龙下九滩,不论打和动,不滑上山滑下山,吾奉师人指点,越打越滑到三天,过了一弯又一弯,师尊教我滑油山。朝上指,,滑上天,朝下指,还原边,一动一滑到明天,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

  那车灯的小火

昆仑山上一窝草,七十二年长不老,吾师拿来庄天地,诸师邪法撤解了,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吾师行令邪法化为土,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说拉车的,怎么这儿道上一个人都不见?」

奉一二三四五祖师、金木水火土福神。弟子心中默念咒语,煮豆烧豆箕,豆在腐中类,本是同根生,相欺何过甚,不清就不清,不成就不行,把浆化为清水一盆,弟子把令号,千灵灵万灵灵,当时就灵,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役使雷廷鬼妖丧胆,精怪往行,内有霹雳神隐明,洞及交徹,五气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文,急急如律令。

  他拉——拉过了一条街,穿过了一座门,

天灵灵、地灵灵、奉请龙君祖师,药王尊人,采药童子,寻药郎君,迎请东南西北,海龙王圣主,中央龙子龙孙,五方五帝,宅龙神君,地脉龙神,奉请急急降来临,化骨吞千,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手挽九龙将神水吞下,手在水碗中号令

  仿佛听著呜咽与笑声——

(二十七)金光咒

  ……

天浩荡、地浩浩,弟子把令号、雄鸡不开口,母鸡不能叫、肉在锅中跳、饭在甑中泡、霎时火尽灭,冷冷静静似水浇,叫你不行就不成,如若有人来碰见、头昏眼花不现形,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手在门上号令

  道上没有一只灯:

(十二)天罗地网法

  拉车的跨著他的蹒蹦步。

湛湛青天紫云开,朱李二仙送魂来。三魂回来归本体,七魄回来护本身,青护魂,白帝侍魄,赤帝养气,黑帝通血,黄帝中主,万神无越,生魂速来,死魂速去,下次有请,又来赴会,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号令

  转一个弯,转一个弯,一般的暗沈沈;——

(二十二)杀猪法咒吾奉三十三罡,七十二地杀祖师令。弟子下山,随代铜铁板枷、千刀杀不尽,万刀杀不得行,如若邪法道人来杀不尽,万箭穿心不留停,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用手在石头上号令符